数字报
崇文重教 传承乡风——群山深坳中的古韵村落
分享到

微信

微博

0
分享到-微信
X

核心提示: 肇庆县市区山脉纵横,自千百年来孕育了不少特色古村落,如珍珠遗落在山梁沟壑,古朴天成。这些历史悠久的古村落和老建筑,是凝固的艺术,是先人智慧的结晶,是人类宝贵的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古村落,既要保护外在的“筋骨肉”,更要传承好内在的“精气神”,只有让历史遗存与当代生活共融,让村落景观与人文内涵共生,让传统文化与时代精神共鸣,才能赋予古村落新的生机与活力,让其融入现代文明的风景。

镬耳屋是明清两代风行于岭南地区的特色建筑,这种建筑
造型象征官帽的“两只耳”,具“独占鳌头”之意,在肇庆古村
落也很常见。

镬耳屋是明清两代风行于岭南地区的特色建筑,这种建筑 造型象征官帽的“两只耳”,具“独占鳌头”之意,在肇庆古村 落也很常见。

肇庆县市区山脉纵横,自千百年来孕育了不少特色古村落,如珍珠遗落在山梁沟壑,古朴天成。这些历史悠久的古村落和老建筑,是凝固的艺术,是先人智慧的结晶,是人类宝贵的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古村落,既要保护外在的“筋骨肉”,更要传承好内在的“精气神”,只有让历史遗存与当代生活共融,让村落景观与人文内涵共生,让传统文化与时代精神共鸣,才能赋予古村落新的生机与活力,让其融入现代文明的风景。

在肇庆,山水文化与古村文化的高度结合,耕读文化与宗族文化的相互交融,人类生活与自然环境无限默契,至真至美……村落众多,错落参差,有“古木参天不竭泉”的鼎湖蕉园村,“横平竖直棋盘村”的高要槎塘村,“八卦十六祠”的蚬岗村,“福鼠吊花篮”的广宁石桥崀村,“山环水绕荔林秀”的德庆荔岸村……它们有着丰厚的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及丰富多彩的自然生态景观遗产,每处皆有一曲美丽的神奇传说。古色古香的乡村民宅大多沿着山势而建,古村、青山、绿树相映成趣,如同一幅素雅的水墨山水画,美不胜收。漫步在古村中,但见巷道纵横交错,有的笔直修长,有的曲折有致,或由灰沙或由鹅卵石或由麻石条铺就,一派盎然古意。

近年来,肇庆市全域推进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大力推进美丽乡村建设,助力乡村振兴。如今,各地新农村建设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村容村貌焕然一新,美丽乡村新农村建设成效看得见、摸得着。

客家大屋的文化记忆

广宁县的群山深坳里的大屋村,隐藏着十多座砖石结构的清代客家古宅,至今保留仁善里、永安里、福兴里、积庆里、福安里等大屋,这些大屋,向人们展示了客家人的历史与文化。客家大屋建筑群造工精细,有典型的地方特色。尤其以“仁善里” 客家大屋最为壮观,集清朝南北民居建筑之精华。踏着古村落的老路,走进一座座屋檐上长满衰草的老屋,推开一扇扇斑驳的黑漆大门,寻找那些悠久的文化记忆。

广宁县四面环山,北部多低山及中山,海拔700—1339米,由东北向西南方向倾斜;西部为低山丘陵,在海拔200~852米之间,向东南低泻。绥江从西北向东南斜贯全县,形成一个以绥江为轴线,两边高、中间低的斜凹地形。大屋村就位于群山环绕之中,远处的山峰葱郁满是生机,整座大屋依山势而建,四周青山环抱,背后的山形如蝙蝠。

古人建屋都有近山靠水纳炁之说。客家大屋强调人与自然相结合,具体来说就是要采阳光、看风向、近水源、傍硬山、择高地。当地老人说,他们祖辈口口相传,以前这里建屋须经过一段时间的揣摩,建屋之初要在建屋之址上插一面旗子,看旗子长期的飘向来确定此地风向流动,再选 择如何坐向来建房。

仁善里背靠山岗、右侧石挞岭竹木茂盛,左侧有民居、农田,前面距离扶溪河约百米,地势开阔。同样保存较好的永安里也体现这一建筑风格,它背靠狮子山,前望鸡公冠,左傍炮台山,右依尖峰山,整体建筑距离扶溪河不过50 米,屋中吃用水源从背后的狮子山引入。古人将地理学运用到极致,山上盘旋的风,带出了山的气泽,气遇水则融,所以村落面山而建,再在村落或大屋前挖一口大的水塘,这样就把大山丰润的气泽留在村落边盘旋。仁善里大屋坐南向北,占地面积1645平方米,分别由多间建筑物组成的一个院落。整座建筑分别由殿、厢房、天井、套房、广场、池塘等组成,大屋内外的梁、柱、檐、楣有木雕、陶塑图案,造工精细,有典型的地方特色。走进大屋,禁不住陶醉于这里众多古建筑精美的雕刻作品中,浮雕、透雕、镂雕,砖雕、木雕、石雕、灰雕……飞禽走兽、人物造型等被客家先民雕刻在了大屋门楼、牌匾、屋檐、马头墙、天井上,栩栩如生,惟妙惟肖。雕刻手法多采用浅雕或通雕,艺术精致通透、活灵活现。壁画和雕刻是大屋村客家大屋的两绝,虽历经多年,但线条仍清晰、色彩鲜明。墙壁、门窗、瓦脊等房屋构建上,都能发现雕刻的痕迹,木雕、砖雕、灰塑,形式多样。

客家人历来崇文重教,仁善里大宅书房天井墙壁上有一幅十八学士图,可以一窥主人学无止境的意境。图画背景是一处庭院,房屋、花园之间,十八位学士或三五成群围聚石桌畅谈,挥斥书生意气;或对弈厮杀,在棋盘上一主沉浮。也有的单个品茗,怡然自乐;有的则在书房抚卷苦读,企盼寒窗十年,一朝跃龙门。

综合

象角儿女志四方

怀集象角村位于绥江河和凤岗河交汇处地形酷似大象的山脚下,海拔约300米的大象山脉自东南向西北延伸,山脉延伸至凤岗河汇入绥江的桃花水口附近,酷似象鼻状的山体如伸入河藏吸水之状,人们称此地为象角。“象角”一名的由来,也有一个传说。相传,古时候有三头大象在此格斗,结果三败俱伤,死后它们化作三块棱角分明的大石。象角村是怀集县坳仔镇七甲村辖下的自然村,距圩镇18公里,东接子佳村,南靠大亨村,西壤美南村,北临怀城共和村。

清嘉庆二年(1797年)邓姓先祖达奇视大象山为风水宝地,遂从坳仔阶洞村迁居象角山脚下的河畔。黄、蔡、钱、梁、陈姓先祖于清朝年间陆续迁入此地。如今,象角村6个姓氏族人共有户籍人口350 余人。

数百年的岁月里,山路崎岖,地势险峻,河道阻隔,象角人等同于生活在一个偏僻的孤岛。过去,象角人通往外界的最便捷的途径就是撑船过渡。直到2020年5月31 日,从村委会至象角村7公里、从象角村至省道S263线渡头桥5公里的水泥路才全线贯通。对于不知过去多少代的象角人来说,他们饱受过的与对岸共和、七甲村民相望作罢的煎熬和“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滋味,将成为历史。

60多座民居呈梯状散落在象角山下,背倚山,面朝河。依山傍水、风景秀丽的象角村,因水而兴,潺潺凤岗河,悠悠绥江水,水道蜿蜒曲折,如同两条玉带环绕着象角村,坊间称此地为“台湾宝岛”,是一处不可多得颐养天年的山涧别野。

旧时,象角人谋生的方式并不多,自嘲曰:“沿河三宝,山多田少,向资独木活家。”青山环绕,绿水穿流。旧时,这里因为水运发达而成为远近闻名的商贸驿站。“千帆安泊,百船过埠。”这是当时象角村前宽阔河面繁闹场景的真实写照。顺流而下的货船、商船、竹木排在这里泊岸,稍作休整,然后再从这里出发,走出深山。客商们把山物特产运向更远的地方,怀集出产的茶秆竹也是通过“放排”的方式,经四会、三水顺流而下,再通过海上丝绸之路销往全球各地,名扬世界。茶秆竹出口生意是怀集与海上丝绸之路联系的缩影。数百年间,古老的水运驿站,迎来送往,在轰鸣的船舶发动机声中,衍生出一片山河繁华景象。

世代深谙水性的象角人靠扎木排、竹排为生,甘当“扎排匠”,把怀集的竹木排通过水路运抵四会、广州等地;这里也常常堆积着从外面运回的盐、布匹等货物。商贾云集的“象角大埠”因此而诞生,缔造了这一域丰厚的人文历史底蕴。 “稻米流脂姜紫芽,竹笋爽脆竹虫沙。船家沽酒唤客吃,并舍有河鲜可叉。”这首改编的诗句,说的正是象角人热情好客的性格。

岁月流逝,过往的故事成为了历史,但古老的文化却得以世代相传。世代象角各族长辈均注重教诲子孙后代,或课以诗书,或督以耕种,或课以业艺。“创业丁财旺,兴家富贵长。”象角人顺着河流的走向,远走他乡,四海为家,立志创业。科举年代,这里曾出了不少文武秀才,还流传着一句顺口溜:“象角守水口,秀才族族有。”近代,从象角走出去的贤才志士不胜枚举。如今,超过90%的象角人都外出谋生,在机关单位工作的公职人员占半数以上,其中当教师的逾30人。

象角是绥江流域的百年水运枢纽驿站,作为远近闻名的“水码头”,这里曾是明清时期至20世纪 80年中期怀集县最为繁忙的水路运输中转地。世代的象角人在这里繁衍生息,创造出一派水运繁华,也留下了许多传奇故事。走进新时代,这座静卧着的百年水域埠头也悄然发生着蜕变,昔日的水运枢纽驿站逐渐转化为山清水秀的乡村,许多在外打拼的象角人也纷纷回到家乡建房修路,寄居乡愁。一段往昔的绥江号子,一杯芳香扑鼻的浓茶,一顿美味的河鲜,古庙旁的古榕树,青砖黛瓦的宗堂,这一切都承载着最温情的家乡记忆,也为他们提供了最丰富的精神滋养,品味在四方立志立业的苦辣酸甜。

高健

西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西江日报”、“肇庆都市报道”、“西江网”的所有文字、图片、视频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版权均属西江网所有。凡是未经西江网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链接、转贴、编辑或其它方式发布。已经被本网授权的,使用时注明“来源:西江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本网未注明“来源:西江网”的作品信息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认同其观点或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行负法律责任。擅自使用西江网名义转载或盗用西江网名义发布信息,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3、
如本网转载内容涉及版权、名誉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
联系人:罗小姐、涂先生(电话:0758—2722284)
详细请浏览:http://www.xjrb.com/about/copyright.shtml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事业单位

本网站由肇庆市西江报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西江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者建立镜像 Powered by Cms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