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
乱港“三大状”:“香蕉人”“好戏人”与“阴阳脸”
分享到

微信

微博

0
分享到-微信
X

上一章茶餐厅推出《马克·西蒙“此地无银三百两”》。马克·西蒙不仅是“祸港四人帮之首”黎智英的商业助理,还有着“家奴”“资金分摊家”“政治代理人”以及“间谍”等多重身份。正是通过马克·西蒙(MarkSimon)等中间人的联络,一撮撮乱港分子成为境外势力的提线木偶。

今天,港嘢君要揭露西方势力在律政界的三名代理人:郭荣铿、陈淑庄与杨岳桥,他们“煽暴力”,以求乱中浑水摸鱼;他们“爱变脸”,不问是非、只谋利益;他们愿做“洋奴”,频繁勾结西方势力乱港祸港。

“黄皮白心”获封“代理人”,实为“廉价录音机”

已过不惑之年的郭荣铿,依旧是黄皮白心的“香蕉”。

1978年4月,郭荣铿出生在加拿大。三年后,他跟随家人回流香港。1991年,他又跟随哥哥郭荣臻到英国读书,入学拉格比公学,并在1999年取得伦敦大学国王学院法学学士学位。同年,郭荣臻返回香港,并在次年取得香港大学法律专业证书(PCLL),成为执业大律师。

按照执业特点,香港的律师可分为事务律师(solicitor)和大律师(barrister)两大类。通常,大律师比事务律师更注重辩护,俗称为“大状”。

成为“大状”后,郭荣铿像他的前辈李柱铭之流一样,暴露出勃勃地政治野心。2006年初,郭荣铿加入公民党,并逐渐成为香港立法会法律界功能界别议员。

从小接受“洋文化”,郭荣铿情感中并没有多少国家和民族认同。他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却只能磕磕绊绊地讲中文。不过,语言并没有成为郭荣铿走上政途的绊脚石,反而成为不可多得的政治资源。

他成为西方势力在香港的“代理人”。

2019年3月,郭荣铿与陈方安生、莫乃光一同受邀进入美国。与以往乱港派“出访”不同,这一次不仅以“受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之邀”的名义出行,还受到美国副总统彭斯、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等人的接见。

△郭荣铿和陈方安生与佩洛西会面。

有香港媒体评价,这是自2000年以来反对派代表所获“最高待遇”。

自香港回归祖国以来,美国当局共接待香港政客数十人次。其中,规格最高的有三次:2000年,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接见李柱铭;2014年,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接见李柱铭、陈方安生。

第三次则是郭荣铿与陈方安生、莫乃光访问美国。出生于1964年的莫乃光只是“绿叶”,他个人能力有限,也没有大的政治野心,只会跟随大佬的步伐起舞。

这意味着,郭荣铿已是美方培植的“第三代政治利益代理人”,他是继李柱铭、陈方安生之后的“特首”人选。

在茶餐厅《李柱铭的“鬼故事”》《陈方安生的“女神史”》两章中,港嘢君讲过李柱铭在香港回归前就已经获得美英势力栽培,而陈方安生更直接坐在政务司司长位置,距离“特首”只有咫尺之遥。

相比李柱铭私生活上的放浪形骸,以及陈方安生的勃勃野心,年轻的郭荣铿更沉稳、老辣。多年来,他一直塑造着“温和”“理性”的“香港良心”形象。

郭荣铿只有41岁,却已经是公民党的核心人物,还是来自法律界立法会的议员。2019年5月6日,郭荣铿当选《逃犯条例》法案委员会副主席。

渐至“高位”,他再也不能“闷声发大财”,过快到来的权力和声望,更让郭荣铿膨胀。

“反映了香港问题不再停留在美国国务院层次,而是提升至美国‘国策’层面。”2019年3月,郭荣铿对他的美国之行大加赞赏。

“王婆卖瓜”之余,郭荣铿更是对美国主子言听计从、鹦鹉学舌。2019年10月上旬,美国共和党参议员克鲁兹(Ted Cruz)亲自到港“督战”,这名反华头子一身黑衫、神情凝重地出现在暴力的街头。

返美后,克鲁兹在国会作证时声称“不见”暴徒暴行,只见警察“暴力镇压”。2019年10月14日,在一档电台节目上,郭荣铿几乎完全转述克鲁兹的观点,甚至腔调都高度一致。

“郭荣铿是议员,不是廉价录音机,有自己的主见吗?就暴力升级问题,郭荣铿自己不表态,只是转述美国人的看法,连自己同意与否也不置一词,这不就是傀儡吗?”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在社交网站上发文质疑。

“克鲁兹牌录音机”,郭荣铿的新绰号不胫而走。

“好戏之人”被讽“嘴比脑快”,遭病变不变乱港本色

郭荣铿极具模仿天分。不过,与毛孟静、陈淑庄的演技相比,他明显要略逊一筹。

△陈淑庄"神速康复“,表现异常活跃,跳上会议桌上大叫。图源:大公报

乱港派几乎极具表演天赋。港嘢君在《毛孟静的“开屏”与“变脸”》一章讲过,她一面鼓惑青少年施暴,一面在议会“猫哭耗子”声泪俱下地为暴徒说情;当立法会讨论对反对派不利时,她会捂着肚子却故作晕倒,导致会议被迫停歇。诡计得逞后,她的身体也迅速“恢复”健康,还特意走进洗手间“补妆”。

陈淑庄也是“好戏之人”,她袓籍上海,1971年9月生于香港。1992年,陈淑庄一度参加“香港小姐”选举,最终未能入围。

这并没有阻挡住她的表演天赋,一度在舞台剧《东宫西宫》中欢蹦乱跳。一段流传于互联网的视频显示,2017年,在香港北角的一个大排档中,陈淑庄还与公民党党魁杨岳桥等人翩翩起舞。

不过,陈淑庄真正的职业却是香港执业大律师、立法会议员,擅长左勾右连、妖言惑众。

“我恳请联合国人权事务理事会召开紧急会议及成立调查委员会,保障香港人的人权。”今年10月16日,陈淑庄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鼓噪。

△陈淑庄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发言。

陈淑庄时常“好了伤疤忘了疼”,尽管她左耳后部依旧留着长约五寸的疤痕。但是,她应该感谢这道伤疤。

△陈淑庄出庭。

2014年9月27日和28日,陈淑庄参与“占中”运动,一度与戴耀廷等人被称为“占中九丑”。2019年4月24日,陈淑庄因非法“占中”构成“煽惑他人犯公众妨扰罪”“煽惑他人煽惑公众妨扰罪”,被判入狱8个月。

2019年6月10日的再审法庭上,她拄着一根拐杖,一小步一小步地走来……陈淑庄的代表律师向法官呈上脑部磁力共振扫描,形容陈淑庄脑部肿瘤压迫脑干,导致脑干弯曲,生命受威胁……

最终,陈淑庄因脑部疾病获准缓刑两年。仅两个月后,陈淑庄就已病愈复出,开始出任反对派的召集人。

演技过头难免授人以柄。2017年8月11日,香港民主党召开记者会,讲述党友林子健在8月10日被“掳走、禁锢及殴打”。

身为公民党的陈淑庄,也在社交媒体上大肆攻击所谓“跨境执法”,并把该事件与“一地两检”相挂钩。不料,林子健平安归来,并与陈淑庄之流的说法大相径庭。

“当日的回应,是基于当时所能掌控的资料。事情持续出现变化,希望尽快真相大白。”不久,陈淑庄还公开为自己的无端言行辩解。

但是,她“嘴巴比脑子快”的网络形象和公众形象却逐渐固化。这场“修例”风波中,乱港分子频繁使用社交媒体进行煽动、组织和联络。

“最近一些网络论坛上出现了煽动、组织非法集会和游行,串联暴力示威,教网民如何制造燃烧弹和炸弹,教唆割颈杀警,散布谣言、激化社会矛盾等现象,”新华社援引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执委会主席、大律师马恩国的话,“它们都已经超越了言论自由的底线,涉嫌煽动罪等犯罪。”

依据香港《刑事诉讼程序条例》等法律规定,煽动别人参与或发动违法行为即涉嫌煽动罪。

陈淑庄之流的煽暴举动,已引起法律界人士的普遍不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擅长逢场作戏的陈淑庄不仅身患脑瘤,也成为“情变”的主角。香港报章盛传,她与尖沙咀京菜馆仙宫楼老细丛铁飞(绰号“英雄哥”)拍拖八年,最终在2010年10月和平地分手。

一段情缘画上句号,唯与杨岳桥等乱港分子街头起舞。

“阴阳脸”善辩更善变,逢暴必助遭“割席”

身穿西装,足蹬皮鞋,打着领带,立法会议员杨岳桥(Alvin)走起路来踱着方步,讲话则字字铿锵,一副“大状”模样。

1981年6月,杨岳桥生于香港,父母经营酒楼及珠宝零售生意。1994年,他跟随父母移居加拿大多伦多。两年后,杨父去世,杨岳桥由母亲独力抚养成人,相继取得西安大略大学政治科学系学士、北京大学法学硕士。

在北京大学,杨岳桥追随导师张千帆,主要学习宪法学与行政法学,他的学位论文与香港问题相关:《规管政党——探讨香港订立〈政党法〉的必要性》。

2007年,杨岳桥返回香港,取得香港大学法律专业证书(PCLL)。次年,他成为律政司见习律政人员(Legal trainee),接受实习大律师的训练,其授业恩师为香港资深大律师蔡维邦。

不过,师徒之间嫌隙渐生,杨岳桥在乱港道路上越走越远。

2003年夏天,香港爆发“沙士”(SARS)以及基本法“第23条”立法事件。当时,远在加拿大的杨岳桥嗅到了扬名立万的机会。他趁着暑假参加了刘家仪的所谓“七一人民批”组织,担任新闻发言人。

“逢暴必助”,杨岳桥从此走上街头暴乱之路。2014年9月,香港爆发“占领中环”“雨伞革命”行动,历时79天,他又嗅到了机会。

但生性狡黠的杨岳桥并没有走上流血流汗的街头,而是担任义务律师代表团发言人,协助骚乱中被拘捕的人士,包括陪同他们前往警署录口供,以及提供法律意见。

为暴徒脱罪之举,也为杨岳桥赢得选票。2016年10月,他开始担任公民党署理党魁一职。一个月后,杨岳桥正式接棒梁家杰担任公民党党魁。

快速膨胀的权力,容易导致忘乎所以:身为立法会委员,他居然没有出席由自己提出的议案动议。甚至,这一度惹得公民党同僚不满。

2019年1月9日,香港立法会原定审议由杨岳桥提出的“单程证审批权”议案。最终,由于杨岳桥缺席而未能讨论其动议。

怨怒俱来。杨岳桥在社交媒体上为他的“关键缺席”辩解:当时,他留在办公室收看一场关于《国歌法》的直播而忘记了立法会会议。

杨岳桥善辩更善变。2019年8月2日晚间,英国广播公司(BBC)网站发布了一段对杨岳桥的专访视频。他在接受采访中高谈阔论:香港民众需要“普选权”。

不料,杨岳桥遭到BBC主持人肖恩•莱伊(Shaun Ley)的质疑:“英国人从未赋予你们这一权利,你们问中国要一项连英国人都从未赋予你们的权利?”

原打算通过媒体报道“封神”,杨岳桥却遭到莱伊一连串的犀利提问。节目中,他的笑容逐渐变得僵硬……

遭遇BBC的“滑铁卢”,杨岳桥“阴阳脸”面孔早已被揭露:他明着为暴徒开脱,并多次公开批评香港警察群体,岳父则是退休警察;他将修例形容为“送中条例”,公然抹黑内地,却暗中支持妻子与内地国企做生意。

“当然有做过国企生意,亦当然专业地替客户搞上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杨岳桥大言不惭地说。

以英国名相丘吉尔为偶像,杨岳桥自恃擅长演讲,他不仅是香港城市大学兼职导师,还是《明报》“法政随笔”的专栏作家,更是《风波里的茶杯》《龙凤大茶楼》《三师杂会》《公民聚义》等节目的主持人。

杨岳桥深得蛊惑人心之道,他的社交媒体玩得很出彩。2019年1月,香港媒体发现这背后有专业团队运作,每月花费数万元公帑,这已是反对派阵营的普遍玩法。

“诚然,网络战其实不是议员首要工作,议员真正要做的是市民提供服务,更要专心议政论政。” 香港公营机构公共事务顾问余海澄撰文认为,“杨岳桥重网战,轻实干做事的风格,正是活生生的反面教材。”

杨岳桥的“阴阳”做派为各界不齿。2019年10月15日,香港大律师公会前副主席蔡维邦宣布辞职。在题为《大律师公会一直可耻地对示威者暴力和其支持者沉默》的报章中,蔡维邦谴责暴力乱港行径。

他还写道,暴徒纵火烧银行、破坏店铺、港铁车站等行为,是所有文明社会都不能容忍的,已经远超法律的界限,但大律师公会内大部分人却对事件保持“可耻的沉默”;如果大批人不尊重法律,社会秩序就会瓦解。

稍早前,杨岳桥曾形容恩师蔡维邦“有正义感”:在“旺暴”案中,蔡曾担任梁天琦的辩护律师;在“七警案”中,蔡亦曾担任警员刘兴沛的辩护律师。

△香港资深大律师蔡维邦(资料图)。图源:东网

法治是香港稳定与繁荣的基石,身为“大状”更应捍卫这一核心的社会价值。如今,蔡维邦等法律界众多有识之士已看清暴力乱港的行径,纷纷与乱港派“割席”,蔡维邦与杨岳桥这对师徒也已分道扬镳。

香港暴力状况已持续近5个月,“黑衣魔”依旧甚嚣尘上。当前,警方共拘捕逾2000人,但当中检控数字相对较低。据香港《文汇报》报道,香港律师会会长彭韵僖在2019年11月4日公开呼吁,希望律政司尽快研究案情,检视是否适合提出诉讼,以免影响社会对香港法治的信心。

“迟来的公义,等同否定公义。”彭韵僖呼吁香港恢复法治。

西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西江日报”、“肇庆都市报道”、“西江网”的所有文字、图片、视频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版权均属西江网所有。凡是未经西江网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链接、转贴、编辑或其它方式发布。已经被本网授权的,使用时注明“来源:西江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本网未注明“来源:西江网”的作品信息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认同其观点或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行负法律责任。擅自使用西江网名义转载或盗用西江网名义发布信息,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3、
如本网转载内容涉及版权、名誉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
联系人:罗小姐、涂先生(电话:0758—2722284)
详细请浏览:http://www.xjrb.com/about/copyright.shtml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事业单位

本网站由肇庆市西江报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西江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者建立镜像 Powered by Cms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