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州岛黑工:“怕干长了女儿不认识我”

  孙圣打黑工住的是一室一厅,没有床,8个人一起打地铺。下班后,孙圣会和妻子女儿视频联系一下。

  孙圣打黑工所在的工地。 受访者供图

  国庆“黄金周”期间,一条“百余中国人济州岛被关小黑屋等待遣返”的新闻在互联网上持续发酵。据南都记者此前报道,这或与近年来外国人赴韩国非法居留人数增加有关,而“打黑工”是非法滞留的主要目的。

  济州岛实施免签入境制度10多年以来,当地旅游业得到长足发展,劳动力需求日益增长。济州岛折合人民币每日400—1000元的工资让外籍打工者极为艳羡,但高达人民币4万多元的工作签证费用又让他们望而却步。于是,一些人利用济州岛免签入境的便利,打着旅游的名义非法滞留在当地打黑工。然而,等待他们的不仅有繁重的体力活、恶劣的住宿条件,还有无处不在的黑中介和无时不在的遣返风险。忍受和家人分离的痛苦自然在所难免,更有可能发生的是,花了上万元中介费和机票钱赴韩,却被关进小黑屋直接被遣返。

  过关

  “一肚子套路没用上”

  韩国当地时间2016年9月5日晚9时35分,上海直飞济州岛的客机缓缓降落,看到有同机的旅客被韩国海关济州岛机场的边检官员拦下,排在队伍中的孙圣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只能强自镇定走向前方,而边检官员只看了他一眼就盖戳通过了。回忆起那一瞬间,孙圣甚至有些遗憾,“憋了一肚子套路,没用上”。

  为了这一瞬间,孙圣在家足足准备了一个月。先回山东老家办理护照;准备8万元年收入的工作证明以及登机月份之前半年的社保清单、工资流水,再盖上朋友家干洗店的公章,并嘱咐朋友如遇询问做好应答;预订从山东老家到上海的火车票以及上海直飞济州岛的往返机票;预订济州岛入住4日的中档酒店并打印住宿单;购买运动服和太阳帽、太阳镜、耳机;打印中韩翻译对照的济州岛景点介绍和旅游常用词组;背诵海关常问问题的标准应答……这一切,花费了孙圣10000多元人民币,这可相当于他今年前8个月的工资总和。

  孙圣认为,飞机起飞后的填表,是至关重要的一环。他介绍,在国内的联系人、预订入住的酒店名和电话等等,都是需要填写的项目,填完以后机上人员会直接传给机场的地面边检人员,如果存在往返机票和入住酒店日期不对应等情况,都会被拒签。“很有可能你还没落地,人家那边已经准备好拒签名单了”,孙圣说。

  和孙圣相比,耿浩就没那么幸运了,他被关了小黑屋,一万多元的机票和中介费打了水漂。尽管他的准备也很充分,但作为自由行的单身男士,作为一个户口在吉林省四平市的东北人,几乎踏上行程的那一刻,就只存在不到10%过关的可能。当南都记者以想要赴济州岛打黑工者的身份向耿浩咨询时,他向记者谈了“过来人”的经验和教训。

  按照耿浩的经验,户口在山东、河南、江苏、东北等地的国人,被济州岛海关拒签是大概率事件,只有上海和北京户口,是几乎不会被拒签的。“一个男人录关(过海关),98%你是过不去,不管你是跟团也好,自由行也好,一定要找个女孩子一起去,越漂亮越好,装得恩爱一点,不能让导游或者同行的人怀疑,否则会有人举报你”,谈到失败的教训,耿浩看来,肯定有人“出卖”了他。

  “导游”

  微信转账见面免谈

  而专门帮人赴济州岛打黑工的“导游”大奇则告诉南都记者,现在查得严,如果护照上没有曾赴欧美的签证记录,十有八九是过不去的。“你有港澳通行证么,从香港组团过去,比内地几率高点”,邓奇给南都记者支招。

  大奇提出,先缴纳人民币4500元,入境济州岛后再缴纳3000元,他帮记者通过海关并在当地找工作。另一名“导游”笨笨给出的价位是“前期三千落地一万”,笨笨向南都记者解释了为何他的收费比别人贵,“只要你不承认打工,我能担保你过关”。

  两名“导游”给出的交易方式都是微信转账,记者提出担心被骗时,笨笨称,微信转账没有验证码,打到卡里是提不出来的。记者再提出要签订协议面对面办理时,两人均称“信誉优先,咱干的是小买卖”,不再理会记者。

  求职

  中介难保好工作

  和过关相比,脱离要相对容易一些。自由行的打黑工者尤为容易,离开海关以后就自由了;稍微难一些的是跟着旅行团来的打黑工者,导游会盯得比较紧。一般而言,打黑工者会选择晚上入住酒店以后的自由活动时间,趁着夜色的掩护脱离旅行团。

  真正难的是求职,黑中介无处不在。“导游”笨笨曾向南都记者介绍了济州岛各工种的薪资情况,建筑类和农场类是8万-16万韩元/天(约合人民币480-950元/天),按天算按月结,无工则休;餐厅类和工厂类是140万-180万韩元/月(约合人民币8000-11000元/月),每月可休2天;养殖场要低一些,130万-150万韩元/月(约合人民币7000-8500元/月),每月也可休2天;女人相较男人而言,薪资要下降25%,所有工作均包吃住。

  孙圣表示,上述薪资标准是符合济州岛实际的,但中介未必就能介绍到这样的工作,“整个济州岛黑工有十几万,好工作大家都在抢”。孙圣说,他刚到的时候就被出国前约定的当地接应中介黑了,说好的3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800元)帮他介绍月入万元人民币以上的工作,结果介绍去生鱼片团餐店干杂工。

  “一天平均下来(接待)800多人,干活累死,从上班到下班都不停。一分钟都闲不下来,总有干不完的活等我去干。”“中秋节不放假,不发过节费,这些都没什么。最可气的是当天从早上干到夜里一点,下班了该吃饭了,我们自己煮了一些面,老板娘就开始找茬……”谈及这段打工经历,孙圣很气愤。

  干了19天,孙圣只拿到62万韩元(约合人民币3600元)工资,他再去找该中介,对方却百般推阻,拒绝按照最初的约定帮他换一份工作。无奈之下,孙圣又花了30万韩元中介费,找到现在这份木工学徒工作,一天8万韩元的收入他还比较满意。

  工作

  宁愿累一些挣得多

  孙圣26岁,已经工作6年,结婚4年,还有一个3岁的女儿。孙圣说,国内工作的6年中,待遇最高的是在烟台富士康工作的时候,一天12个小时工作时间,月薪在4000元左右徘徊,逢年过节因为加班费的缘故,薪资能达到5000元。为了过节的3倍工资,大节日他都没回过家。“4000元我还需要租房子,孩子还要上学。吃住这些消费,其实剩不下多少的”,孙圣补充道。

  后来,因为青睐威海市良好的环境,孙圣带着妻女来到威海市。威海空气虽好,却无可供孙圣出卖苦力的工业企业,屡次求职受挫之后,他终于找到一份销售的工作,干了两个月,每个月的工资只有2000元,根本无法维持生活。

  也许正因为这样的经历,孙圣并不在乎在济州岛每天9个小时的工作时间和没有节假日,他更在意的是能早点熟练起来,拿到更高的工资。正是受了朋友在韩国每天12万韩元(约合人民币720元)薪资的诱惑,他才来到济州岛打黑工,孙圣希望早一天能达到他朋友的薪资水平。“背井离乡地出国打工,宁愿累一些,也想挣得更多一些。可以更快地回家陪孩子,老婆,父母”,孙圣说。

  生活

  每月最多出门两次

  韩裔中国人老板为孙圣他们提供的免费住宿是租来的一室一厅,没有床,8个人一起打地铺,吃饭是老板买来食材,大家轮流做。因为经常换工地,孙圣他们上下班由老板租来的商务车接送。“这样能大大减少被警察盘查和抓捕的风险”,孙圣说。

  每天下班后,孙圣就回到居住的地方,和妻子女儿视频联系一下,再抽根烟,看看新闻,听听歌,他的手机里只有两首歌,一首《把酒倒满》,一首《林中鸟》,“歌词,每一次听的时候都感触颇多”,孙圣感慨道。

  每个月,孙圣最多出门两次,一次给家里打钱,一次补充必须的生活用品。谈及原因,孙圣说,一是在工地上干苦力每天就很累,“济州岛打工,除了累就剩下累,累了就想想这个月能发多少工资”;二是济州岛的消费很高,“比上海高2—4倍,一碗拉面8000韩元。差一点就50块钱(人民币)了”;最主要的是,他怕被遣返,“时间太少了,眼看着又快过年,万一被遣返了,搭了本钱不说,还浪费时间”。

  孙圣说,在今年8月底开始的济州岛黑工大搜捕中,他认识的很多人都被抓回去了。

  那段时间,孙圣是不敢出门的,即使是现在,他轻易也不出去,因为“济州岛很多地方都有警察(法务部)溜达、查护照”。

  “干两年挣点钱,回去自己做个小买卖,女儿三岁了,我怕我干时间长了回去,我女儿不认识我了,好久都没抱过我女儿了”,孙圣已经规划好了未来。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孙圣、耿浩为化名)

  采写:南都记者嵇石实习生杨安平

西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西江日报”、“肇庆都市报道”、“西江网”的所有文字、图片、视频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版权均属西江网所有。凡是未经西江网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链接、转贴、编辑或其它方式发布。已经被本网授权的,使用时注明“来源:西江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未注明“来源:西江网”的作品信息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认同其观点或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行负法律责任。擅自使用西江网名义转载或盗用西江网名义发布信息,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3、如本网转载内容涉及版权、名誉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

    联系人:罗小姐、涂先生(电话:0758—2722284) 详细请浏览:http://www.xjrb.com/about/copyright.shtml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事业单位

本网站由肇庆市西江报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西江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者建立镜像 Powered by Cms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