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咬人事件太玩味 当事人与动物园隔空对质

7月23日,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园,32岁女游客赵某中途下车,被老虎拖走,其母周某下车去追再遭老虎咬住。周某死亡,赵某受伤。时隔一个月后,事件调查组认定:游客未遵守规定,对警示未予理会,擅自下车导致遭到老虎袭击,故不属于生产安全责任事故。10月17日,广州日报对话当事人赵女士与动物园负责人,双方就整个事件细节和责任认定隔空对质,各执一词。

伤者:我下车不对,但园方要负七成责任

“从2009年开始,这家动物园就频繁出现动物伤人的事件。”伤者赵女士说,如果从那时开始园方开始安全整改,这个悲剧也不可能会发生。

事发时监控录像,老虎扑向车边的赵女士

“索赔”

没索赔,但要园方认清责任

广州日报:现在身体情况如何?

赵女士:身体基本康复了。今后还会面对整容以及康复方面的手术。

广州日报:后续的手术费预计大约会花费多少钱?

赵女士:还是比较高的。我们也问过医生,医生说这些都要根据个人的体质及康复情况决定的,所以现在也不好去预估。

广州日报:你有没要求索赔?

赵女士:我们没有索赔。所谓索赔的数额,是双方律师协商的一个数额。但是这个数额也没有最终去定损。现在我们并不是索赔的问题,而是要求园方认清自己主要责任的问题。对这事已经造成了我们家一死一重伤,我们已经认清了自己“判断失误”造成这种结果的责任,但是园方到现在为止,没有认清他们的责任。

入园

根本就没安全告知

广州日报:事发当天,园方有没进行安全教育?有没有免责协议书?

赵女士:没有。园方所谓的“安全教育”流于形式。最近,我们家重走了一遍野生动物园,在安全告知方面已经做了改进:不但售票与发放安全告知单变成了两个流程,并且会有发放安全告知单的工作人员进行告知。但是,在事发当天我进入动物园的时候,他们当时就是把安全告知单和门票撕给了我,没有告诉我,门票当中有安全告知单。甚至连这句话都没有说。

至于我所签订的《自驾车入园游览车损责任协议书》,是一个“车损协定”,而不是“人身伤害协定”。当时签协议的时候,工作人员并没有告知我这就是个协议。此外,这张协议是一个“格式形式”的合同。他们把这种责任全都丢给了顾客,并没有告知我这是一个合同。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说“来,你签个字”。当时我就以为是一个车辆登记的表格而已。

进虎园

“没看到‘放养’标示和老虎”

广州日报:进园后,是否有注意到车辆已开进到“东北虎园”?

赵女士:动物园内实际上还有其他的“猛兽区”,其他的“猛兽区”是十分规整的,入口和出口都是呈直线形的,在入口的区域就会有一个告知牌,上面写着“猛兽区域,严禁下车”。唯独在我们事发的“东北虎园”,只有在进门的时候有一块告知牌,我们大家也都看到了,也都非常紧张的。可是,我们走了大概二三十米之后,其间一直没有看到任何警示牌,也没有看到东北虎,也没有看到东北虎画像的警示牌。更没有告知我们这是一块野生放养的区域。再加上我们看到有一辆巡逻车在我们车的右后方,所以就误认为已经到了之前的休闲区。

“下车”

“巡逻车没有第一时间喊话”

广州日报:官方通报称,你下车后,旁边的巡逻车马上就对你进行了喊话,你听到没有?当时为什么不立即上车?

赵女士:巡逻车当时没有喊话。从监控视频中也可以看到,我是兴冲冲地下了车,然后径直走向了主驾驶座位旁,丝毫没有犹豫,没有回头。当时巡逻车是在我的右后方,如果他们喊了话的话,我会向右后方去张望的,但是并没有。一直当我走到了主驾驶座位旁,我才听到了后面红色私家车的喇叭声,朝后面去张望了。但老虎已经扑过来了,已经来不及了。

广州日报:当时你丈夫为何没有第一时间下车?你俩吵架了吗?

赵女士:没有吵架,我是晕车。当时正值夏天,车内都开着空调,空气都比较闷了,我那时的想法就是想赶紧下车透口气。当时实际上车还没有停稳的,我爱人当时还在车上拉手刹和解安全带。这几秒钟是因为他在拉手刹和解安全带。

“救援”

“只是‘轰油门’、‘按喇叭’”

广州日报:根据通报,在你母亲冲出车门的一秒钟后,3号巡逻车就冲了出去驱赶老虎。

赵女士:没有达到驱赶的效果。这个当时在场的车辆也可以证实。当时我爱人先下了车,然后又返回看车门有没有锁好,第二次他又和我母亲冲下了车。当时他就拍打巡逻车的车门,巡逻车的司机就回应说,“照这种情况我们没办法救,我们也救不了。”然后他们就是在那里一味地“轰油门”、“按喇叭”。

广州日报:车辆所在柏油路到老虎所在平台之间,是否车辆能通行?

赵女士:可以的,巡逻车是一直可以直接开到平台下的。

广州日报:你是否还记得你母亲去救你,并用手去拍打老虎?事后观看过相关的视频记录?

赵女士:没有视频,这片是监控视频的盲区,但是我爱人看到了。

广州日报:当时你丈夫刘某在做什么?

赵女士:当时就是在平台的下面拍打巡逻车,但是巡逻车说没法救嘛。他们只是“轰油门”、“按喇叭”。

广州日报:当时救援人员赶到的时候,你是否还有意识?

赵女士:我当时是在呼喊,是因为疼痛没有意识的呼喊,就是因为疼痛的那种呼喊。

西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西江日报”、“肇庆都市报道”、“西江网”的所有文字、图片、视频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版权均属西江网所有。凡是未经西江网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链接、转贴、编辑或其它方式发布。已经被本网授权的,使用时注明“来源:西江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未注明“来源:西江网”的作品信息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认同其观点或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行负法律责任。擅自使用西江网名义转载或盗用西江网名义发布信息,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3、如本网转载内容涉及版权、名誉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

    联系人:罗小姐、涂先生(电话:0758—2722284) 详细请浏览:http://www.xjrb.com/about/copyright.shtml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事业单位

本网站由肇庆市西江报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西江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者建立镜像 Powered by Cms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