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着急入户生母索要“签名费” 称改嫁后“穷到回高要的路费都没有”

核心提示: 11月24日下午,高要区大湾镇棠孔村村民吴家全致电他的前儿媳钟女士,希望她免收“签名费”,让她的亲生儿子能够入户,但是又一次遭到拒绝。

a51

母亲离家出走,父亲精神失常,吴文坚自幼由祖父吴家全(左)拉扯长大。记者李文华摄

11月24日下午,高要区大湾镇棠孔村村民吴家全致电他的前儿媳钟女士,希望她免收“签名费”,让她的亲生儿子能够入户,但是又一次遭到拒绝。

“当年,她扔下亲生儿子离家出走,现在她的儿子要办理入户手续,她却要收1万元‘签名费’。”吴家全跟记者谈起钟女士,连连摇头,陷入了不堪回首的往事回忆中。

撇下幼儿离家出走

2004年,吴家全的儿子吴昌宜经人介绍,与高要区大湾镇另一村庄的钟女士“拍拖”,当年就同居,2005年3月7日生下了儿子吴文坚。

由于钟女士当时年仅18岁,此后两年也没有达到法定结婚年龄,因此一直没有与吴昌宜领取结婚证。

2006年12月份的一天,吴家全和儿子吃惊地发现,“儿媳不辞而别,扔下只有1岁9个月大的儿子不理,从此没有音信。”吴家全说。

吴家全向记者分析了钟女士离家出走的原因,“我要养岳母和一直没有结婚的大哥,家里负担太重,家境贫穷,她嫌弃我的家穷,不愿一起吃苦,经常跟我的儿子吵架。”

吴家全还表示,钟女士的行为深深刺激了她的丈夫吴昌宜,“致使我的儿子精神失常,一直靠药物控制病情,根本没有劳动和行为能力。”

态度反复迟迟不肯签名

眼看着孙子吴文坚一天天长大,吴家全对其未来的担忧也在一天天增长,“他还没有户口,以后长大了就不能读中学,不能领身份证,也不能外出打工。”

从2009年开始,吴家全多次为孙子吴文坚申请入户,“2010年,高要公安局接受了吴文坚的入户申请,但是必须提供其母亲的签名,或者提供他和父亲的亲子鉴定。”

吴家全无奈地表示:“儿子是一位精神失常者,我根本就不能说服他前去做亲子鉴定,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钟女士的签名上。”

吴家全几次找到钟女士的父母,“希望他们打电话劝钟女士免费签名帮助她的儿子入户,但是他们转告我说,必须要给1万元‘签名费’。”

吴家全因为家庭困难,早已是当地的低保户,根本拿不出1万元,他多次致电早已外嫁他乡的钟女士求情,“我对她说,吴文坚是你的亲骨肉,如果他没有户口,长大了以后会遇到很多问题和困难,你是她的生母,就帮帮他吧。”

然而,钟女士的态度让吴家全捉摸不透,“她有时同意免费帮儿子入户,有时又不表态,有时又坚决要收‘签名费’。”

“连回高要的路费都没有”

就在吴家全为孙子的入户问题感到有点绝望时,今年8月4日,他的家里来了久违的钟女士。“她答应不收钱签名帮助吴文坚入户。”可是等到8月7日,吴家全和钟女士在派出所碰头,“她准备签名的时候接了一个电话后突然变卦,还是要1万元才肯签名。”吴家全告诉记者。

吴家全与钟女士讨价还价,“我说只能给借来的3000元钱,但是她就是不同意签字。”

日前,在高要区大湾镇的一个村庄,记者找到了钟女士的父母,但是他们避而不见。他们在电话中告诉记者,“7年前,我的女儿跟着一个贵州男人去了贵州生活,我们很少理女儿的事情。”

记者致电远在贵州的钟女士,她在电话中说,“我跟了吴昌宜以后,发现他的家里穷,我过得好辛苦,还给他生了一个儿子,这些都需要经济补偿。我嫁到贵州以后,又生了一男一女,但是现在的老公家里更穷,实在是没钱用,才要这1万元‘签名费’。”

对记者在电话中的劝说,钟女士显得有些矛盾,“我现在连返回高要的路费都没有,等我攒够了盘缠回老家,再帮儿子入户,但是我还是要收几千元‘签名费’。”

记者 李文华

西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西江日报”、“肇庆都市报道”、“西江网”的所有文字、图片、视频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版权均属西江网所有。凡是未经西江网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链接、转贴、编辑或其它方式发布。已经被本网授权的,使用时注明“来源:西江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未注明“来源:西江网”的作品信息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认同其观点或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行负法律责任。擅自使用西江网名义转载或盗用西江网名义发布信息,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3、如本网转载内容涉及版权、名誉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

    联系人:罗小姐、涂先生(电话:0758—2722284) 详细请浏览:http://www.xjrb.com/about/copyright.shtml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事业单位

本网站由肇庆市西江报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西江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者建立镜像 Powered by Cms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