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道口小提琴手赵景海:你的停驻便是肯定

赵景海长期驻守在这个地下道口,为途人演奏,也为自己演奏。实习生 庄主恒 摄

赵景海长期驻守在这个地下道口,为途人演奏,也为自己演奏。实习生 庄主恒 摄

地处繁华闹市的市车站是肇庆城区人流量最大的地点之一,每天都有无数人从这里的匆匆经过,也有不少人常年驻守在这里,想依靠这里巨大的人流量谋生。这些人中有卖小商品的摊贩,有等客人的出租车司机,还有一个似乎与这里的一切都格格不入的小提琴手。

如果你曾路过这里的地下道口,相信你会对他的小提琴音有所印象。谈及他,许多肇庆人都略有耳闻,但却鲜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为何在此演奏。

街头演奏开启第二人生 你的停驻便是肯定

他叫赵景海,来自黑龙江,今年56岁。工作的工厂出现经营问题解散,他被迫下岗。因为向往南方的温暖天气,他便与妻子移居肇庆,开着烧烤摊过日子,拉小提琴街头卖艺是他支撑生活的一笔微薄收入。

“会想到做街头艺人,完全是一次机缘巧合。”赵景海说道。在黑龙江居住时,赵景海并未有过街头表演的经验。来到肇庆后,他偶然在地下道里看见一个贵州女孩在弹吉他卖唱,引发了他表演的想法。“当时看到很多人都停下来听,我看得到他们脸上的笑容,发现原来音乐还可以带给这么多人快乐,我想起自己也自学了几年小提琴,便也想试一试。”

这一试,便停不住了。刚开始几天的演奏由于紧张,赵景海笑言自己经常拉错,但路过的人们有人给予他鼓励的眼神,竖起大拇指,让他深深地感受着肇庆市民的善意和尊重,便也有了信心。

当谈起音乐时,原本稍显羞涩的赵景海话变得多起来,“街头表演算是开启了我的第二人生,下岗以来空虚了这么多年,突然又找到了动力去生活,我发现自己渐渐喜欢上了这份工作。”提及这份工作的收入时,他望了望眼前琴盒里不多的零钱,笑了笑,称收入不多,一天几个小时拉下来也不过几十块钱的收入,“但其实你不一定要给我钱,有时候即便是你听下来,听完我演奏完一整首歌,也是对我一种很大的肯定。”

因为热爱所以坚持 小舞台也有大梦想

刚开始街头表演时,赵景海也遇到不少困难,首先是要与城管打“拉锯战”。“他们赶走我一次,半小时后我又回来。”然而城管的为难并没有让他失去信心,回忆起自己“对抗”城管的经历,赵景海笑称自己“死皮赖脸”。

“令我很感动的一次是,那天有很多人在听我拉琴,城管过来了想赶我走,大家还一起帮我求情。”赵景海回忆道,当时许多市民都帮他说话,弄得最后城管也没什么办法,只好作罢。“那时候我便想,是音乐的力量,把我们凝聚到了一起。”如今,城管他们已经不再阻挠赵景海的表演,有时候他们路过,还会跟赵景海打招呼。“城管看到其他人想在路边摆摊,都会马上赶走他们,但我很幸运地成为了例外,坚持了下来。”

“若不是这股咬牙的劲,我可能现在不会在这里拉了。”谈及家里人对这份工作如何看待,赵景海坦言自己的妻子与孩子一开始并不支持。“但这就是我的爱好,我通过我的爱好也挣到了钱,又有什么问题,我不打算放弃。”或许是家人们也深深感受到了赵景海对音乐这份近乎顽固的热爱,后来他们没有再反对,而赵景海也一直坚持到了现在。

当记者问及赵景海是否有梦想过登上大舞台的时候,赵景海则羞涩地笑了。他说自己并非专业演奏家,能在这一块小场地表演就已经知足。“谁说小舞台就不能有大梦想呢,只要有一个人过来看,对我来说都是梦想成真。”

希望街头艺人获得尊重 会演到自己走不动为止 

身为街头艺人,在表演中遇到一些人的冷眼看待和嘘声也在所难免,赵景海也不例外,对此他也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街头艺人不是‘乞丐’,我们付出精力去表演,如果你觉得我值得你花钱去听,你就可以给我资助,这代表的是你对我的欣赏,而不是施舍,钱很重要,但尊重更重要。”

已经年过半旬的赵景海,身体已不比年轻气盛之时,当被问到是否还会继续从事这份工作时,赵景海的语气却依旧坚定。“只要我还有力气,我都会继续演下去,演到自己走不动为止。”赵景海言语间的一字一句,都无不体现着他对这份工作的认真与热爱。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正如他演奏的《橄榄树》中所唱,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他沧桑而又神秘,栖息于车站前川流不息的人群中。有人偶然回头,有人踟蹰或驻足,或许是因为那一句旋律勾起了回忆,或许是因为那个认真在拉奏的人,引发了他们的好奇。他叫赵景海,他用音乐诗意地驻守在市车站前,地下道口是他的舞台,琴弓拉奏的,是他的热爱与梦想。

 

记者手记

街头艺人为我们带来了音乐,为这座喧嚣的城市点缀美丽。今年4月开始,深圳在继上海后成为第二个将街头艺人纳入规范化管理的城市,街头艺人已经逐渐开始受到重视。虽然许多人对待街头艺人都十分友善,但仍有人看低这一份职业,将其与“乞丐”相等同。街头艺人也承受着遭人看低,遭人否定的压力,然而,我们不也和他们一样,都有着那么一个无处安放的梦,只是他们勇敢的迈出了第一步,在最平坦的街道上,做着自己看似前路最崎岖的梦。在此只愿每个人都能给他们一份认同,一份尊重,即便是一句赞赏,可能对他们而言,也都是弥足珍贵。


西江网实习生 庄主恒 记者 马恺西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