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丁王子”舒磊

核心提示: 2008年,拉丁舞教学在肇庆并不成气候,这也让初来乍到的舒磊看到拉丁舞在这里的发展潜力。今年33岁的舒磊开始退居二线,他依然在为发展工作室、发展拉丁舞而用心付出。

在体育中心附近的一间舞蹈工作室里,隐藏了一位名叫舒磊的“拉丁王子”。虽然不曾名震肇庆,但舒磊用短短7年的时间,在这里经营出一块属于他自己的沃土,把专业拉丁舞带来了肇庆。

舒磊来自湖南衡阳,出生于殷富之家,从小娇生惯养。在父亲的引荐下,小舒磊跟着专业老师入了门,开始在拉丁舞的道路上努力。但父亲的意外去世使他的生活发生巨变,当时还只有十来岁的舒磊不得不只身到社会上闯荡。

一路摸索奋斗,到24岁时舒磊已经与舞伴创立起拉丁舞工作室,学生多达400人。2008年,因为工作中的一些变化,从发展的角度考虑再三,倔强的舒磊选择放弃家乡的事业,并把这些年的奋斗所得全数留在工作室,自己怀揣着200块离开。

离开以后,没有容身之所的舒磊不肯开口向家人求助。快要走投无路之时,他想起之前偶然路过的肇庆,抱着暂时落脚的心态买了车票来到这里,没想到一留就是7年。如今的舒磊已经扎根肇庆,成为了一个“新肇庆人”。

用生命在推动拉丁舞发展

2008年,拉丁舞教学在肇庆并不成气候,这也让初来乍到的舒磊看到拉丁舞在这里的发展潜力。

然而这时的舒磊身上只剩下30多块,连吃住都成问题。后来他借住在旅馆的杂物房里,与老鼠为伴,每天不舍得吃肉,只随便填饱肚子。而那时他还患有严重的失眠症,高强度工作过后是整夜地睡不着,一天天地耗损着他的身体素质。这些苦他没有向人诉说,甚至都没有让家人知道,倔强地全数吞在肚子里。

即使生活环境恶劣,他却没有退缩。他一边把应接下来的课程上好,一边谋划自己的工作室,满脑子想着的都是如何让拉丁舞发扬光大。来到肇庆短短几个月,舒磊的拉丁舞班就收到了160多名学生,全部由他一个人教导。

他把全副心思都放在教学上,每一个学生的错误都能准确无误地指出来。“你提谁我都能说出来,怎么解决我都能说出来,每一个家长他问我我就可以每一个回答,因为我把晚上的时间,所有的精力,全花在了那个,有手机记录下来,我就在看,去改他们的动作,就好像我在批作业一样。”舒磊说。

2009年,舒磊拿到了营业执照,工作室终于正式成立运营。但他并没有在对外宣传上花太大的功夫,因为在舒磊看来,发宣传单、做广告都不如一节课带来的实际效果有意义。抱着这样的想法,舒磊依旧一心一意地从事拉丁舞教学工作,依旧在用自己的身体本钱去推动拉丁舞在肇庆的发展。

有一年他带学生去广州比赛,比赛结束后他一个人花了4个小时,把大箱奖牌奖杯扛回肇庆的工作室,因为太累而睡在了工作室的地上。第二天起来发起高烧,他依然坚持着给学生上课。

舒磊透露,他曾经拜托朋友替自己买保险。买了保险以后他想,累死了就累死了吧,然后就又埋头于工作之中。

“很厉害”的舒老师

舒磊笑说,做他的学生不会轻松,因为他非常重视细节,一个动作可以纠结很久。但他的学生却非常受用。“他很厉害,”跟舒磊学了几年拉丁的黄小姐如此评价舒磊,“无论是技术上还是教导上。”

2009年,舒磊拿出自己奋斗一年来刚存满的1万块,加上东拼西凑的2万块,租下了一间400平方米的空房作为教室。请人来为工作室作了简单的装修以后,预算已经不多了,曾经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舒磊拿起工具,每天亲自打扫教室的卫生。他说,租下这间房子只是为了让他的学生们有一个遮风挡雨、不受驱赶的地方上课。此前因为无法租到室内场地,他和学生们只能在空地上跳舞。

舒磊还特意去考取了世界级拉丁裁判资质证书,为的是让他的学生以后有多一条路可以选择。“如果我有这个证书,就有了相关的资源,有学生想考时我就可以为他们指路了。”舒磊说。

现在拉丁舞已经成为健身室、运动馆必设课程之一。但在舒磊看来,市面上泛滥的拉丁舞课程中,大部分都只教“花架子”,没有真材实料。“他们教的大多是花俏的动作,但孩子们学这些是没用的。”舒磊说道。

在舒磊眼中,拉丁舞更像是一种运动。与其他舞种比起来,拉丁舞的动作并没有太多花俏的东西,相对简单一些。但舒磊表示要跳好这些简单的动作反而更难,“外面那些老师教的可以跳几个小时都不累的,在我这里跳几分钟就会满头大汗。”舒磊在现场展示了一小段舞蹈,在柔和的音乐下,还没跳完一套动作他已经气喘吁吁,说自己现在的体力跟不上了。

今年33岁的舒磊开始退居二线,把大部分课程交由他带出来的老师们去教。但他表示,只要有全心全意来学拉丁、求指导的人,他还是会亲自去教。直至现在,他依然在为发展工作室、发展拉丁舞而用心付出。

说起未来,舒磊表示现在的打算是在35岁以前成个家,至于事业,他并没有太大的野心。“我不要把自己老想成做一个什么样的企业啊,或者怎么样,就做好今天的事情就好,想太多了没用。”(记者 马恺西 区冠威)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