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8中心店
xjw-logo 首页 > 新闻 > 评论 > 正文

无房也可落户,善政推广更有意义

□王石川

从去年起,福建晋江率先实行“无房也可落户”,且不再绑定计生政策——在企业的,落在企业集体户里;不在企业的,可落在街道或社区所在的公共地址。(6月3日《人民日报》)

户籍与福利本不该有多大关联,但在现实中户口意味着各种福利和权利。一个大城市的户口含金量有多高?买房、交通、婚育、医疗、养老……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研究部的一份课题报告称,目前与户籍挂钩的个人权利有20多项,涉及政治权利、就业权利、教育权利、社会保障、计划生育等各个方面。毋庸讳言,大城市户口附加着太多有形或隐形的福利,甚至成了尊严和身份的象征。

一纸户籍,让多少人悲叹和抓狂?有太多孩子失去在城市就读的权利,或者读了高中却不得不回老家高考;又让多少人在城市里享受不到医保,生了病耗资不小却难以在当地报销?农民工为城市发展贡献了青春和热血,他们的孩子却无法就读,读了初中无法在当地参加中考,或者读了高中却无法在当地参加高考,这显然不人道。晋江之所以推出无房可落户,源于朴素的反哺自觉——30多年的开放,让晋江真切品尝到了外来人员对这个全国百强县的巨大贡献。这是一个不容回避的现实,农民工在哪里打工,他们获得了收入,也为城市进步添砖加瓦,城市有义务为他们提供各项福利保障。

晋江的无房可落户政策,值得推广。但就目前而言,这一政策显然不容易推广,难在哪里?难在既得利益者不愿意壮士断腕,难在各种利益格局盘根错节,难在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现实语境,难在城市户口附着太高的含金量,当城市户口特别是大城市户口就是高福利的符号时,无房可落户就是奢望。但是,即便晋江这样地方可以做,其他地方也有理由这样做,即便不能像晋江一步到位,也应该逐渐推动,而不是坚若冰山,永远凿不开冰山一角。

当然,有一种担心是,一旦允许无房也可落户,一些城市必然涌进大量人口,公共服务是否不足?这种城市并非多余,但应该看到,涌进的人口绝不只是负担,他们也是创造者,如果把他们当做只占用资源而不是带来创造成果的群体,显然不客观。最关键的是,按照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稳步推进城镇基本公共服务常住人口全覆盖,使农业转移人口和城镇居民共建共享城市现代文明,让所有的公民享有较高的公共服务本是政府的基本责任。

为此,户籍改革的一个重要着力点,就是遵循权利义务对等原则,从原来的“高门槛、一次性”过渡到“低门槛、渐进式”地获得权益,相关部门在协同治理中拆藩篱、填鸿沟,把“户口福利”变成人人共享的改革红利。基于此,无房也可落户,这种善政推广开来,才更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