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患自闭症 单亲妈妈:不离不弃与孩子一起前行

核心提示: 患自闭症的儿子、因肾癌去世一年的丈夫、中风住院的老父亲、听力逐渐下降的年迈的老妈妈、需要大伯照顾的老婆婆……这些现实的因素拼凑成了一个坚强的身影——单亲妈妈杨玲(化名)。

编者按:她原本平静却幸福的生活因儿子患上自闭症而被打断;她青年时期望的精彩人生残忍地被“终生照顾”四个字逼向了一条枯燥、狭窄的通道;她虽然艰难却温馨的三口之家也因丈夫的突然病逝而濒临破碎……最终,她坚强地重新站立,选择用柔弱的双肩为孩子撑起一片蓝天,这也意味着她将独自面对生活中所有的困境。一年,五年,十几年甚至一生,在陪伴“星星的孩子”独行的路上,她究竟经历了怎样的煎熬和心酸?又到母亲节,让记者带领大家走进这位单亲妈妈的生活,感恩这位伟大的母亲。

患自闭症的儿子、因肾癌去世一年的丈夫、中风住院的老父亲、听力逐渐下降的年迈的老妈妈、需要大伯照顾的老婆婆……这些现实的因素拼凑成了一个坚强的身影——单亲妈妈杨玲(化名)。

儿子患病 丈夫去世 父亲中风 灾难频频来袭

杨玲今年39岁,10年前她和丈夫相识相恋并携手走进婚姻的殿堂,一年之后两人又有了可爱的儿子尧尧,但是好景不长,甜蜜温馨的三口生活却因尧尧被确诊为重度型自闭症而打断。“儿子2岁的时候还不会说话,眼神也不看人,我觉得儿子有问题,但是婆婆又说是男孩子发育缓慢很正常,没有关系的,我和丈夫依然不放心,带着孩子去广州儿科医院做了检查,结果真的是自闭症。”回忆起儿子刚确诊时的情景,杨玲的眼眶有点泛红,“当时我和老公听到这个消息都崩溃了,我一连哭了几个晚上,对自闭症我们之前都不了解,但是那一刻却觉得那么恐怖。”

之后,杨玲夫妇和所有的自闭症患者家庭一样,开始了漫长而枯燥的治疗培训之路。在广州短短5个月的培训费已经让他们不堪重负,而且孩子依然毫无起色,连简单的“爸爸,妈妈”也叫不出口。无奈,他们只好返回肇庆,选择了本地的一家特殊教育培训机构。为了给孩子更好的治疗,丈夫选择了独自外出打工,留杨玲在家照顾孩子。

说到这里,杨玲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孩子越长大,脾气就越暴躁,经常把家里的东西乱摔,乱撕,情况也一直不见好转,简单的一个动作我要教很久他才勉强会一点。但是那时候丈夫每次回家都会安慰我,给我打气鼓励,告诉我孩子会好起来的,一定会好起来的,我心里虽然苦,但是却也有了信念,可是……”杨玲的声音慢慢梗塞了。

可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去年的差不多这个时候,杨玲的丈夫也因为肾癌不幸去世。

有的时候命运就是这么不公平,我们没有办法选择自己的人生,只能够默默承受。丈夫的手术和后期的物理治疗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还向亲戚朋友借了不少钱。丈夫走后,看着家徒四壁的房子,看着茫然不懂事的儿子,想着以前丈夫对自己的悉心关怀和给自己的支持,一度,杨玲觉得自己真的撑不下去了,想要和丈夫一起走:“那个时候真的是不想活了,我感觉自己彻底崩溃了,我不断地问自己,为什么自己会有一个这样的孩子?为什么要由我一个人来承担所有的压力?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但是转眼看孩子,又舍不得丢下,“我的心里真的是十分纠结,我想就此结束,撒手不管,但是又想到孩子,我要是不在了,孩子怎么办,他甚至连简单的交流都不会,他以后要怎么办,我舍不得放弃,毕竟这是一条生命啊!”

和丈夫一起居住了10年的房子,杨玲没办法再住下去:“那里到处都充斥着我和丈夫的回忆,我没有办法待在那里,只好带着孩子一起回到了娘家。”父母的照顾和关心让杨玲重新感受到了爱和希望,但是年迈的父母都已经是80多岁高龄,杨玲心里明白,父母也不会陪伴她太长时间,她自己必须要坚强起来。

噩梦再次来袭,今年年初,82岁的老父亲因为中风、胃出血等原因生病住院。父亲的倒下让原本就忙碌的杨玲肩上的担子更加沉重。她没有时间难过,很快整理好情绪开始了家、培训机构、工作点、医院四点一线的生活。

身兼数职  只为儿子能够继续接受培训

丈夫去世之后,生活的重担全都压在了杨玲一个人的肩上,亲戚朋友们偶尔也会帮扶着,但是这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她的困难,杨玲知道自己要成为儿子的依靠,要努力赚钱给儿子更好的生活。“我没有什么文化,又太久没有出去工作了,只能去工厂做一些手工活,但是手工活的工资太低,一个小时也就6元钱,之后我又在朋友的介绍下去别人公司的办公室打扫卫生,一次可以拿到20元。”杨玲告诉记者,现在他一个月的收入最多的时候有1000多,儿子的培训费一个月也是1000,正好差不多可以支付。

杨玲说,现在爸爸住院需要自己过去照顾,儿子也离不开我,我没有办法出去打更多的工,也没有办法赚更多的钱,我只能让儿子让上午的两节培训课,下午的时候接回来让年迈的老妈妈帮忙照看。在心里,杨玲觉得自己对不住孩子,她没有办法给儿子提供全天的托管式培训,也没有多余的时间陪着孩子教他说话、认字。

在丈夫去世的一年多时间里,杨玲每天的生活紧凑而又忙碌。早上6点鸡鸣,她就开始起床准备一家人的早餐,然后帮儿子穿衣服洗脸刷牙,喂完儿子早餐之后,她来不及耽误,匆匆将儿子送去特殊教育培训机构,之后就赶着去上8点钟的班。中午11点下班之后,她买完菜顺便接孩子回家,饭也是由她来准备,为了下午能够安心上班,午饭过后她都会哄孩子睡觉,随后又赶在12点30前去上班。下午4点钟一到,她估摸着孩子已经醒了,怕孩子闹腾,老母亲照看不了,杨玲又赶紧往家赶,遇到需要去公司打扫卫生和去医院照看爸爸的时候她只好狠下心,让孩子和妈妈待在家里。晚上的时候,杨玲也不清闲,既要做晚饭,还要打扫卫生哄孩子睡觉。“从早上6点钟睁眼到晚上11点睡觉,所有的时间我都是算好了怎么过的,这期间,我的神经一直都是紧绷着的,丝毫不敢放松。”杨玲没有时间坐下来和记者聊天,总是一边忙碌着,一边回答着记者的问题。

经济压力和心理压力让她没有喘息空间

谈到以后杨玲真的不敢多想,“我现在只想过好眼下,以后,我真的不知道会怎么样,婆婆也是需要大伯照顾的,如果老妈妈去世了,我都不知道还有谁能够帮我照看一下孩子。”杨玲说,孩子长大后会怎么样,她根本不敢想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那最后一根稻草压垮,更加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到什么时候,要是万一哪一天,自己不在了,孩子怎么办,谁来照顾他,他真的是连基本的生活都不会啊!

生活的磨练让杨玲变得更加坚强,很多时候心理的苦楚她总是默默忍受,一个人品味,她不愿意告诉外人,也不想和同事做太多的解释。“经济的压力确实很大,我每月的工资也只是刚好够尧尧的培训费,生活基本都是靠政府每月的低保,但是这些还不是主要的,更加让我喘不过气来的是心理上的压力。”杨玲告诉记者,“孩子最喜欢的就是去外面走走,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要求,每次我都不敢答应他。孩子有时候会做出一些和正常小孩不一样的行为,有时候会随拿别人的东西,很多人会用异样的眼光看我的孩子,有时候还骂孩子没家教,这些眼光和责骂像刺一样扎在我的心里,令我非常尴尬,也很伤我的自尊心,但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和他们解释,因为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自闭症。”杨玲觉得自己很对不住孩子,连孩子这一点点的请求很多时候自己都不能够满足,有的时候孩子就会不高兴大发脾气,但是自己心里的苦又有多少人知道呢?

杨玲说,工厂的同事们文化素质都不是很高,自己不想让他们知道家庭的状况,每次他们问我孩子在哪里读书、多大的时候,我都尽量逃避不回答:“我不想和别人解释很多,他们大多不知道自闭症是什么,我不想大家觉得我的孩子不正常,我不需要别人的同情。”杨玲说这句话的时候,记者能明显感觉到她话语中的隐忍。

不求别人资助 只希望政府能够重视自闭儿

“儿子一天天的长大,特殊教育学校的老师说了,孩子到了14岁左右,他们就不再接收了,到时候孩子要是上学肯定需要家长去陪读,就算不上学了,也需要有人照看,到时候不知道要怎么办。”说到这里,杨玲有些无奈,也有些激动,“正常的孩子有正常孩子的学校,聋哑人有聋哑人的学校,为什么自闭症孩子就没有自闭症的学校呢?要是政府能够更加重视这些自闭儿,给他们也设立专门的学校,有专人照看,我们家长就可以安心工作了,我不赚钱的话孩子的以后要怎么办?”

在采访中,杨玲一直强调,自己不奢求好心人的资助,毕竟这些都不能够长久,能够完全接纳自闭儿的人也少之又少,她只希望政府能够多点关注14岁以上的自闭症患者的康复、就业以及融入社会之路。“感觉自己现在都是在走一步看一步,以后的生活明天的生活我都不敢保证,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会抓不住孩子,那时候可怜的孩子孤独一人要怎么办?”说这句话时,杨玲转过头,不愿让人看见她的悲伤,但是这句深深的无奈和没有回答的疑问连采访的记者也为之动容。

记者手记:母爱是伟大的,母爱是无私的,从孩子呱呱坠地的那一刻起,母亲的这一生就注定了为他而奔波忙碌。不管他们以后是老师还是医生;是商人还是乞丐,对于妈妈来说,他们只有一个简单的共同名——妈妈的孩子。

在记者一天的采访中,我深深的感受到杨妈妈的艰辛和不易。正常小孩的妈妈尚要承受孩子的哭闹和任性,更别说自闭症患儿的妈妈,她们甚至没有办法和孩子进行简单的交流沟通,只能无条件的忍受自闭症孩子或无声或暴躁的脾气。但是无疑杨妈妈又是坚强的,虽然她的脸上常常带着愁容,但是面对同事、面对记者她总是回以爽朗的笑脸。在母亲节到来之际,我只想送上我深深的真挚的祝福——“母亲节快乐”!同时,也希望有更多的人去关注自闭儿,去了解自闭症,给自闭症患者一个更加清晰的未来。

实习生 薛花 见习记者 殷臣金

西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西江日报”、“肇庆都市报道”、“西江网”的所有文字、图片、视频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版权均属西江网所有。凡是未经西江网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链接、转贴、编辑或其它方式发布。已经被本网授权的,使用时注明“来源:西江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未注明“来源:西江网”的作品信息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认同其观点或真实性,如其它媒体、网站或个人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行负法律责任。擅自使用西江网名义转载或盗用西江网名义发布信息,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3、如本网转载内容涉及版权、名誉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

    联系人:罗小姐、涂先生(电话:0758—2722284) 详细请浏览:http://www.xjrb.com/about/copyright.shtml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事业单位

本网站由肇庆市西江报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西江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者建立镜像 Powered by Cms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