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8中心店
xjw-logo 首页 > 娱乐 > 音乐 > 正文

冯小刚首次听《时间都去哪儿了》嚎啕大哭

从冯小刚的电影《私人订制》里飘荡出的歌声《时间都去哪儿了》,之后又飘荡进了冯小刚指导的央视春晚,这首歌让歌者王铮亮大红大紫,也让所有人开始审视时间、体味亲情的付出。3月2日21:18,在北京卫视的圆梦真人秀节目《私人订制》中,王铮亮现身,为生活在山区里的两个留守儿童圆梦,他这次不用歌声,而是用行动,要再次打动人们的心灵。27日,记者采访了王铮亮,聊来聊去,发现他生活里,存在着三种人,帮助过他的贵人、他永远最挂念的亲人以及他愿意付出爱的陌生人,他们构成了王铮亮自己真实的情谊人生。

  贵人:冯小刚听歌嚎啕大哭

王铮亮的音乐生命里,不得不提两个人,一个是宋丹丹一个是冯小刚。当记者提到这两个人时,王铮亮说他感觉自己非常幸运,“我的性格不是特别争强好胜,认识了宋丹丹、冯小刚这两位艺术家后,从他们身上我学到了——有些事情你只需要好好地去经历这个过程,结果其实早已注定。”

谈起冯小刚第一次听《时间都去哪儿了》的情景,王铮亮记忆犹新,“冯导边听这首歌,一边嚎啕大哭。我觉得他是一个敢爱敢恨的真汉子。”对于这个让他的歌声登上大银幕,又让他登上央视春晚小荧屏的导演,冯导的苦也被王铮亮看在眼里:“我觉得作为一个春晚导演,他经历了太多的压力,需要一段时间好好去休息。在春晚彩排时,他总是半夜三更给我打电话,那时候他们导演组,他、赵宝刚还有张国立都在熬夜,他的工作真的挺不容易。”

冯小刚能听到《时间都去哪儿了》,缘于宋丹丹。很多人说,没有宋丹丹就没有现在的王铮亮,记者问他如何看待这样的总结,王铮亮觉得这话没错。“我和丹丹姐是很好的朋友,当初认识她的初衷,不是指望她帮助我。如果真是那样想,我们也不可能成为知心朋友。但不能否认,丹丹姐经常帮我。”

“跟丹丹姐认识是在我参加《快乐男声》比赛的时候,她说她从来没关注过选秀比赛,但我从成都赛区开始,她却一直关注我,给我投票。我到北京后,第一时间去拜访她,第一次见面,她就给了我一个特别大、特别真诚的拥抱。现在想来,任何事情,都是一种缘分,像这首歌,2010年的歌,在2013年焕发青春。”

《时间都去哪儿了》这首有着如此“曲折”经历的歌,在央视春晚唱起的那一刻,带给电视机前几亿中国人不同的感悟,而王铮亮的感悟是什么?“时间对于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一天都只有24小时。所以一定要珍惜。”

  亲人:亲情排在第一位

王铮亮的《时间都去哪了》唱出了亲情的珍贵,他与父母的故事恐怕是很多人也想了解的,当记者将亲情这个话题抛出时,王铮亮说得最多,也说得最慢,王铮亮说,自己将所有对父母的感情,都唱到了歌里。

他说,自己是一个把亲情排在第一位的人。“我以前不论怎么忙,每个月都必须要回一趟家,哪怕只有一两天,我都要陪父母。我觉得陪伴老人不能等。《时间都去哪儿了》这首歌其实在很早就给了我一个警示:时间真的很快,有时候有些东西在平时看来很简单,当有一天你发现它的珍贵时,可能时间又来不及了。

他说,父亲已经偏瘫,所以自己必须要挑起一个家的重任。“我父亲是在2010年初,也就是《时间都去哪了》问世的那一年,得了脑溢血。当时做了开颅手术,命保住了,但是半身偏瘫,语言能力基本没有,只能用几个词来表达他的意思,他含含糊糊地说,我们来猜。我是个独生子,这个时候的我意识到自己必须要挑起一个家的重任。”

他说,自己的人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家里条件不太好,选择了学音乐这条路,其实比较难,家里只能借到手风琴,所以我只好学手风琴。但到高中,也是靠它去给人家伴奏,学费再也没从家里要过。现在,我和妻子在家里也会拉手风琴,做点草根音乐。音乐会让你觉得人生很充实。所以,就这样,我长大了,也从他们能给予我的音乐环境中找到了人生的目标。我很感激父母能给予我的一切,”

  陌生人:为留守儿童送上爱

因为春晚一炮而红,王铮亮的工作被排得满满当当,但他还是挤出时间参加真人秀节目《私人订制》,因为一听到要帮孩子圆梦,王铮亮就觉得必须去,虽然他还没有孩子,但他说,自己非常喜欢孩子,“除了喜欢,还有一个原因,我的职业是老师(他是四川艺术大学通俗音乐学院的教师),可能对孩子就会更加亲一些,我觉得无论是大学生、中学生还是小学生,这些孩子们都有一种天真的感觉在里面,我对帮孩子做事有兴趣。”

据王铮亮透露,他曾资助过贵阳的5个山区留守儿童,“资助他们五年的学费。”问到为何这样做,王铮亮顿了顿说:“因为他们的父母出去打工,常年回不了家,作为一个普通人他都想去帮助他们,何况我是个艺人还是老师。”在参加完节目后,王铮亮说自己要创作一些给留守儿童的歌,用音乐的力量去帮助他们,“因为我想把这种爱延续下去。”

对于陌生的儿童,王铮亮选择用爱去帮助他们,对于熟悉的自己呢?记者给他做了一个假设,如果有机会给自己定制一个梦想,你想要什么?他笑了说:“现在我的生活是我非常喜欢的,目前无欲无求。”

本报记者张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