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8中心店

陈婷谈为何曝光半年才回应:曝光之初措手不及

新华社发

张艺谋夫妇接受采访,称愿意向社会公开致歉

沸沸扬扬的“张艺谋超生事件”引发海内外舆论广泛关注。张艺谋、陈婷夫妇近日接受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专访,确认超生属实、回应事件三大焦点并向社会公开致歉。

超生“葫芦娃”

两男一女非婚生,所谓第四女是邻居家的

“张艺谋超生事件”被曝光半年有余,超生的数量越传越多、越炒越多:从最初某演员爆料“超生三个孩子”到某娱乐媒体刊文称“超生四子”,再到网上流传“张导有三四个女人、七八个孩子”……“张艺谋到底超生了几个,始终是网民关注的焦点。

张艺谋、陈婷告诉记者,二人相恋于1999年,共育有三个子女:大儿子张某男、二儿子张某丁和小女儿张某娇分别于2001年、2004年和2006年在北京出生。

“三个孩子都是非婚生育。”陈婷说,因担心张艺谋被媒体曝光,两人一直没领结婚证,“直到2011年为了给孩子补上户口,才在江苏无锡办理了结婚登记。”

无锡市滨湖区人口计生局已查实:张艺谋、陈婷生育的三个子女均属非婚生育,均未取得计生部门批准生育的证件。

对于某娱乐媒体称“张艺谋和陈婷还育有一名叫‘张某媚’的小女儿”并刊出照片为证,陈婷说,这其实是隔壁邻居王建英的女儿,“那天带她一起外出,恰被跟拍,被媒体误解了。”

记者辗转找到44岁的食品进口商王建英,她证实这家媒体刊出照片中的女孩确实是她的女儿,但不叫“张某媚”,而叫“王某雨”。王建英出示的户口本显示,王某雨生于2006年,与张某娇同岁,生日相差17天。

针对网上“陈婷每生育一子,张艺谋给一千万”的传言,陈婷予以否认。而对所谓“张艺谋的陈姓大舅哥微博爆料”一事,陈婷回应称,爆料并不属实,“陈家就我一个(女儿),没有什么‘大舅哥’。我的表哥、表弟、表妹也都没有姓陈的。”

“超生游击队”

“黑户”十多年 东躲又西藏

随着“张艺谋超生事件”在网上不断发酵,在如何给孩子办理出生医学证明和户口的问题上,舆论普遍质疑其背后有特权作祟。

陈婷告诉记者,三个孩子出生后,本应办理出生医学证明并上户口。“但考虑到是超生,且出生医学证明要求填写孩子父亲的相关资料,就没去办理,按当时的政策无法登记户口,三个孩子便‘黑’了下来。”

据记者调查,作为“黑户”,张某男和张某丁两子被送到陈婷的老家江苏无锡,而张某娇在北京。陈婷说,两个男孩各交了三万多元的赞助费,以“借读”方式进入无锡市侨谊幼儿园。老大张某男还在无锡市连元街小学“借读”上一年级,后转回北京一所民办学校继续上学。

陈婷回忆,2011年她才到无锡市滨湖区鼋头渚派出所为三个孩子办理户口。负责民警当时表示,这不是特事特办,因为根据第六次人口普查精神,只要父母双方出示结婚证和户口本等证件,即可为孩子补登户口。

国务院办公厅于2010年5月4日发布的《关于在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前进行户口整顿工作的意见》规定:“对无户口人员,要经调查甄别后依照规定办理户口登记手续或恢复户口登记;对其中未申报户口的不符合计划生育政策的出生人口,要准予登记,不得将登记情况作为行政管理和处罚的依据。”

谈起孩子十多年的“黑户”生活,陈婷说:“我们全家都痛苦。如果真有特权,孩子们早就该上了户口,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张艺谋坦陈:“我们就像‘超生游击队’,东躲西藏;三个孩子在上学期间,老师从未见过孩子们的父亲;父亲的真名,也必须隐瞒;和孩子外出,至少拉开两百多米的距离……由于我的错误,对孩子的童年影响很大!”

对于超生,张艺谋和陈婷起初存有侥幸心理,想蒙混过关。“现在想来,真是大错特错,自己辛辛苦苦用作品打造的品牌,就此毁于一旦。”张艺谋表示,“超生事件在全国乃至全世界造成了恶劣影响,作为公众人物,我和陈婷必须配合计生部门的全面调查,也愿意向社会公开致歉。”

社会抚养费

或将超过700万元

张艺谋已向无锡滨湖区计生委申报他在2000年、2003年和2005年三个相关年度的实际收入。综合无锡市滨湖区人口计生局委托的代理律师及张艺谋聘请律师消息,张艺谋需缴纳社会抚养费或将超过700万元。这或将是迄今为止我国征收社会抚养费单笔最高额。

据滨湖区人口计生局委托的代理律师透露:2000年,张艺谋的实际收入是作为广西电影制片厂名誉厂长的工资全年收入共计2760元 (230元/月);2003年的实际收入约为106万元,包括拍摄某广告酬金100万元、执导《印象·刘三姐》劳务费6万元以及广西电影制片厂工资;2005年的实际收入约为251万元,包括《图兰朵》巡演补助费约56万元、执导《印象·刘三姐》税后收入161万元、拍摄某广告税后收入34万元以及广西电影制片厂工资。对上述事实,张艺谋大体认同,只是在2005年约251万元的实际收入中,有50万元存有异议。

面对记者提出“为何2000年的实际收入仅有区区2760元”的质疑,张艺谋回答,这的确是他当年的真实收入。“电影导演的收入并不固定,有大年、有小年。对我来说,我常用一年多的时间磨一个剧本,在此期间,还要请好多人来写、来讨论,有时候还要倒贴钱。”

当记者问及这个收入水平如何买得起名车豪宅时,张艺谋说,电影导演的总体收入肯定要比普通工作高,但没有外界想得那么离谱。“我们现在住的别墅是租来的,每年租金万元,法拉利等三台名车都是企业赞助使用,不是我购买的。”张艺谋向记者出示了相关合同。

据记者了解,无锡市滨湖区人口计生局已于12月28日向张艺谋寄送《社会抚养费征收告知书》。在获取张艺谋陈述申辩等反馈意见后,将向社会公布处理结果。

■其他疑问

问:为何超生?

对此,张艺谋回答:“在我和父母的传统观念里,希望多子多福、儿孙满堂。父亲临终前嘱我,希望能有个男孩传宗接代,母亲也觉得孩子多生几个相互也能有个伴儿。”张艺谋承认,无论如何解释,超生都是违法的,“我必须承认错误并承担一切后果”。

问:曝光半年有余为何不回应?

对此,陈婷表示,曝光之初,夫妇俩措手不及,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导演当时在剧组拍戏很忙,而我在家里,俩人没办法长时间沟通。我觉得回应会引起较大反响,可能对孩子生活和艺谋工作造成影响。后来我们决定必须坦诚面对,共同承担责任。”(新文化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