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8中心店

邓文迪国外受好评:跟默多克是智慧头脑相遇

邓文迪 (资料图)

南方都市报12月2日报道 12月5日,这个刚刚离婚的射手座女人即将年满45岁。此时,媒体们还在猜测她的离婚原因。

十天前,媒体大亨鲁伯特·默多克和第三任妻子邓文迪现身纽约法院,以短短10分钟的时间达成了离婚协议。走出法庭时,默多克神态轻松,面露微笑,邓文迪却被媒体形容成“脸色憔悴面色铁青”。据称,邓文迪将获得两套房产,无法分得默多克在新闻集团的资产,两人离婚也不会改变默多克家族信托基金的继承规则。

在这个时候,翻阅以往的新闻资料,会品出不同的个中况味。邓文迪和默多克结婚14载,对外形象一直恩爱有加。就在离现在并不遥远的2011年,彼时正是邓文迪春风得意的时候———一方面,她作为制作人,为电影《雪花秘扇》(影评)的宣传四处奔波;另一方面,新闻集团旗下的《世界新闻报》深陷窃听门事件,致使默多克四面楚歌,在伦敦听证会上,他遭遇突袭,邓文迪挺身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反掴肇事者,这一视频片段在互联网被疯传,她为丈夫完成了一次漂亮的危机公关。

除了宣传影片期间,邓文迪很少接受媒体专访,以下这篇文章(微博)来自《Vogue》杂志英国版之前刊载的专访。她在其中罕有地聊起了私事:有关丈夫默多克、有关她和默多克的两个女儿、有关她演艺圈和时尚界的朋友们,甚至包括她自己从中国乡下到纽约上层社会的“打拼史”。

现在再来看这篇文章,是唏嘘,是鄙夷,是同情,还是对邓文迪本人有重新的发现,一切任君选择。

A 在中国她的风评不算好,但她却收获了国外朋友的一致褒扬

在中国国内,邓文迪的风评并不算好。有人认为她是名投机分子,依靠各种手段和心机嫁入豪门,却没落得好下场。

但在《Vogue》杂志英国版的这篇文章中,邓文迪却收获了来自不同消息源的一致褒扬。在事业方面,大家称赞她“聪明而且努力”。华裔导演王颖举例说,在拍摄《雪花秘扇》前夕,章子怡的临时辞演令邓文迪压力巨大,“她打了无数个电话。对于她来说,‘No’根本就不是个选项,她必须要找到一位既会讲英语又有国际影响力的中国女演员,这并不容易,何况我们还没有多少时间。最后她亲自飞到香港去见李冰冰(微博)(微信号:libingbinglove),敲定了她。她总是能把事情搞定。”当年为拍摄《雪花秘扇》,邓文迪动用了一切关系,并且事无巨细亲自参与,包括演员的服装也要过问。“她会在片场问:为什么要给演员穿这种鞋?她应该穿Louboutins.”默多克传记作者迈克尔·沃尔夫说,邓文迪令人印象深刻,“她是个中国女人,但行为却像个美国女人,中国女人总是比较含蓄,但邓文迪却不是这样。办公室里的每个男人都迷恋她。”

在家庭方面,邓文迪是朋友心目中的好母亲。她的英国明星好友休·杰克曼称,“文迪是个严格的母亲。不把拥有的一切看做理所当然,这是她要求女儿们具备的最重要的品质之一,她要求她们拥有独立的精神生活,这在她自己的童年里是完全没有过的。她们会定期去教堂和主日学校。我们去他们家做客时,她常常会和女孩们一起包饺子招待大家。”

妮可·基德曼和邓文迪也是多年老友,在邓文迪认识默多克不久后就已跟她相识。“我们的共同点是,当时我们在某种程度上都很寂寞孤立。她当时刚刚进入美国上流社会,我也正处于非常没有安全感的状态,我对她的心理状态感同身受。我们都来自相当严格的家庭,我在教堂长大,文迪也会上教堂和主日学校。”在朋友眼里,邓文迪是天生的社交好手,这一点令老美都相当钦佩。《美国周刊》主编蒂娜·布朗曾与邓文迪一起主持过派对,“她不是那种只会坐在泳池边的主妇。和她共事是种享受,她相当专业,极其擅长把各种人汇集在一起,十分积极主动。”妮可·基德曼也称:“她比你想象的要轻松得多。”妮可曾邀请邓文迪去一部电影的杀青派对,“我叫她想来就来,我告诉她当天会有很多人。但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她很高兴地就来了,而且一整晚都在跳舞!”

就连这篇访谈的作者、《Vogue》的特约记者Golfar也认为邓文迪“充满了无可争辩的魅力”。记者第一次见到邓文迪是在2011年初、休·杰克曼在纽约的家中,邓文迪在赶赴一场时装秀之前来到杰克曼家小坐。在见到邓文迪之前,记者印象中的她是“坚韧、冷漠、不甚友善的”,但没想到的是,邓文迪“十分热情”,她打扮得相当时尚,穿着当季的Prada短裙、黑色紧身短裤以及黑色及膝平底靴。大家聊到了运动、美容和时尚,邓文迪说话的方式“相当直接”。

在谈话间,邓文迪对即将到来的奥斯卡颁奖礼相当兴奋。记者问她会穿什么战衣,邓文迪“轻描淡写地回答:安娜在帮我挑选裙子。”这个安娜,指的是美国《Vogue》杂志的主编、人人敬畏的时尚女魔头安娜·温图尔(Anna Wintour)。记者注意到,邓文迪总是在谈话的不经意间带出一个又一个显赫的人名,包括她的好朋友休·杰克曼、妮可·基德曼、Google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俄罗斯首富阿布的女友达莎·朱可娃,甚至包括她如今的绯闻对象、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好像因为她认识这些人,所以她觉得你也应该认识。”记者说———对于邓文迪来说,这些名字也许的确稀松平常:妮可·基德曼是邓文迪女儿的教母,休·杰克曼与布莱尔则分别是她们的教父,两个女儿都是在约旦河畔身着白衣正式受洗的,参加洗礼的还有约旦王后拉尼娅。

B 尽管语速很快,但她的英语依然带着浓浓的中国口音

邓文迪与记者的再度见面是在纽约四季酒店。当时,默多克深陷窃听门事件,去了伦敦。邓文迪看上去也相当疲惫。“我已经好几个星期没有好好睡觉了。”她一边叹气,一边给了记者一个热情的拥抱。她穿着Prada铅笔裙,JMary淡蓝色衬衫,Lanyin平底凉鞋,披散着头发。聊天过程中,说到眉飞色舞时,她常常一边挽起对方的胳膊、抓起对方的手,一边滔滔不绝。“尽管语速很快,但她的英语依然带着浓浓的中国口音,句子不怎么连贯,一开始很难完全听得明白。”她说她因为没在伦敦陪伴丈夫,有些担心,“作为鲁伯特的妻子,我当然觉得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切是不公平的。他现在独自一个人,身边没有可供咨询的公关团队,我很担心。不过他和为他工作超过50年的老朋友在一起,所以也并非孤立无援。”最让邓文迪担心的还是孩子们,原本全家打算在卡梅尔小镇的牧场为小女儿Chole举办一场泳池生日派对,“可眼下,我们只能错过了。”邓文迪称孩子们也知道父亲面临的危机,“我们不会像对待婴儿一样和她们说话,她们知道整个窃听门事件。但是说实话,她们还是孩子,她们还是宁可谈论刚刚结束的牛仔露营之旅。”

邓文迪说,她打算去伦敦陪在默多克身边,“他叫我不要去,但我还是会去参加听证。我想陪着他。”她还直截了当地咨询记者“有太多摄影记者守候在我们的房子外面……你觉得,我该穿什么好呢?”

没有前呼后拥,身边只有助手Crystal,在接受采访的中途,邓文迪走到套房阳台上,接了一个长达15分钟的电话。看着她在阳台上紧张接电话的身影,记者怀疑电话那头的正是身陷麻烦的默多克本人。挂掉电话回来后,她频频向记者道歉,然后像没事一样回到房间,保持微笑,让化妆师开始给她化妆、做头发,然后拍照。

尽管当时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但邓文迪依然让话题维持着轻松的氛围。她说,她和默多克在太阳谷举行的艾伦(微博)公司年会上度过了一段愉悦的时光,邓文迪和默多克是这一云集了世界各国领导人、慈善家、商业领袖的年会的常客;她还说起自己很喜欢看奥普拉·温弗瑞的访谈;提到自己经常与继子Lachlan及其妻子还有孩子在一起玩,“特别有趣!”在采访之前,邓文迪的助理曾要求记者不要再提及窃听丑闻。但在化妆时,邓文迪自己突然说了一句,“好吧,伦敦的破事!”

几天后,记者在伦敦听证会上目睹邓文迪挺身护夫的场景。事后,记者给邓文迪发去短信表示祝贺,邓文迪的回复是:“XOXOXOX(注:X为K isses亲吻,O为Hugs拥抱)。”记者还因此感慨:“如果鲁伯特·默多克还在寻找一个能帮他的企业重建品牌形象的人,那他不用再苦苦寻觅了,他身边的妻子就是那个人。”

C 拿美国绿卡的传闻属实吗?她说“是的”

在《Vogue》的这篇访谈中,邓文迪罕见地坦承了自己的童年经历,对自己如何来到美国、如何遇到默多克的传闻也供认不讳。

“我在一个叫徐州的中国小城长大。我住在乡下,家里很穷,穷到连热水都没有。我们家有4个孩子,3个女孩1个男孩。”邓文迪是家里最小的女儿,有个弟弟。“在那个年代的乡下,生男孩非常重要,但城里却没有这种观念了,他们已经认识到女人也可以很聪明!”

邓文迪的父母是工程师。“父母希望我们能够努力,在家里要做家务、做饭,在学校也要努力学习。他们非常严格,比‘虎妈’(Tiger Mom,指的是她的华裔美籍好友Amy Chua,其出过一本畅销育儿经)还要严格。在当时的观念看来,父母让你长大后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我父母想让我读医学院,虽然我不情愿,但1985年我还是进了医学院。”邓文迪称,父母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他们考虑问题非常实际,如果我读了医学院,等他们老了后我就可以照顾他们了。”现在的邓文迪也的确在照顾她的父母,她把她们接到了美国,她的姐姐和弟弟则在美国和上海两地跑。“我并不是我们家最聪明的,我大姐比我聪明。但我很努力。我父母总是很严格,夏天每个人都在放暑假,只有我要学完来年的整本教科书,这样我就能在班上名列前茅了。”邓文迪说,99%对于她来说并不是可选项,“我必须要做到120%.”

“我离开医学院后住在广州,那是离香港很近的一个大城市。在那里我遇见一些在香港和美国有亲戚来往的人。在当时的中国,去美国这件事就像做梦一样。”关于邓文迪是如何去的美国,坊间一直流传着“小三上位”的故事:在广州,邓文迪遇见了切利一家———丈夫杰克、妻子乔伊斯和他们的孩子。乔伊斯成了邓文迪的英语家教,两家越走越近,切利一家回美国前夕,杰克提议他们可以成为邓文迪的赞助人,帮助她在加州大学就读。邓文迪因此来到洛杉矶,进了加州大学北岭分校,寄宿在切利家。但不久,乔伊斯就撞破了丈夫和邓文迪的婚外情,随后乔伊斯和杰克离婚,杰克和邓文迪结婚。两人的婚姻只持续了4个月,邓文迪在此间拿到了绿卡。当记者问及邓文迪这一传闻是否属实时,她简单回应道:“是的。”

但很显然,邓文迪更愿意强调的是自己的努力,“我愿意去做任何事。”邓文迪回顾自己最初争取在美国立足的经历,“我一边学习,一边在中国餐馆打工养活自己。人们总说:哦,你肯定很想家。但我已经长大了,我很开心自己能待在这个国家。到美国之前我从没去过超市,父母从来不让我打开冰箱,他们怕我把冰箱门弄坏了。”

D “至于别人怎么看我,我选择忽略它”

关于邓文迪和默多克相识的经历,流传得最多的版本是邓文迪故意泼了默多克一身红酒。但面对记者,她依然把这件事归因于自己在事业上够努力的结果。她说,她到美国之后学习愈加努力,获得了耶鲁大学商学院M BA学位。其后她到香港,在默多克掌管的星空卫视担任经理一职,“我是第一个成为经理的华人女性,通常来说女人只负责摆弄茶具。”她和默多克到底如何相识?邓文迪说:“1998年,鲁伯特到香港开会,问到中国的情况,他们让我上场介绍。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邓文迪是默多克的第三任妻子,他们于1999年在默多克的游艇Rosehearty号上结婚,当时默多克和他的第二任妻子安娜刚离婚不过17天。安娜在接受澳大利亚《妇女周刊》访问时透露,“鲁伯特和邓文迪的婚外情令我们的婚姻走到尽头,但这并不是我们感情不和的最初原因。”为了和安娜离婚,默多克分给了对方17亿美元的巨额财产,可谓损失惨重。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前车之鉴,默多克和邓文迪签订了严密的婚前协议。邓文迪和默多克的两个女儿Grace和Chole只有长到30岁,才能从父亲的信托基金里支取与其他默多克的孩子相同的份额。不过当时外界人们依然认为邓文迪是默多克家族财富的最强大玩家之一,并相信她在为孩子争取获得更多继承权方面进行了不少努力。

在外界不少人眼里,邓文迪是个为了金钱不惜代价上位的女人,但《V ogue》记者还是对她和默多克的婚姻给予理解,“将邓文迪的婚姻简单描述成出于无情的野心实在太容易了,但对于我来说,这段婚姻更多的是两个智慧头脑的相遇———他们同样野心勃勃,同样对于经商赚钱有一种迷恋。”

邓文迪说:“我当然知道我的生活多么不平凡,但我很清楚,为了获得知识我付出了多少努力,我把这种自律贯穿到整个生活当中。至于别人怎么看我,我如果担心这个的话,那每天都担心不过来,所以我选择忽略它。”邓文迪承认默多克对她的支持,“鲁伯特觉得我有个聪明的脑瓜,不论我做什么他都会参与进来。”休·杰克曼的太太狄波拉表示认同,“文迪一施展智慧,鲁伯特就赞赏有加。她达成目标,他会感到骄傲。”

邓文迪对女儿们的教育寄予厚望,“我确保让女儿们明白教育的重要性。我不想她们被宠坏,不能上上私立学校就足够了。”她说,她知道自己享有很多特权,但她对自我的认知还是一个“工作的母亲、妻子和朋友”。休·杰克曼说,邓文迪对娱乐业相当有兴趣,但“如果有什么能阻止她成为一名制作人,那就是她的孩子们。”

媒体笔下,邓文迪说自己

“这些年,鲁伯特到哪里都骄傲地带着我一起,无论谈生意还是收购公司,我看着他工作,听他谈生意和对整个媒体行业的见解,他是我最好的老师,比在大公司和管理学课上学到的东西还多,而且,还是免费的……”

“在那个年代的乡下,生男孩非常重要,但城里却没有这种观念了,他们已经认识到女人也可以很聪明!”

“我当然知道我的生活多么不平凡,但我很清楚,为了获得知识我付出了多少努力,我把这种自律贯穿到整个生活当中。至于别人怎么看我———我如果担心这个,那每天都担心不过来,所以我选择忽略它。”

“有太多摄影记者守候在我们的房子外面……你觉得,我该穿什么好呢?”

1999

6月2 5日,68岁的默多克娶了30岁的邓文迪。美国最高法院法官杰奎琳担任证婚人。

6月,默多克与第二任妻子安娜离婚。2001年,安娜在婚变后首次接受访问,称默多克“无情无义”。

2001

通过试管婴儿技术,邓文迪产下大女儿Grace.

2003

二女儿Chole诞生。

2004

两人以1000万元人民币买下北京故宫东侧一处四合院。

2005

两人以4400万美元购入纽约市一套豪宅,装修花了5000万美元。

2011

邓文迪在英国议会飞掌报复企图袭击默多克的男子,“悍妻”一炮走红。

2013

5月29日,邓文迪发出一条微博:Rupert今天在纽约启动全新的新闻集团。此后再无更新微博。

6月13日默多克提出离婚诉讼,朋友称邓文迪之前“毫不知情”。

11月2 0日,在各自聘请律师拉锯数月后,两人在法庭迅速结束一切,邓文迪分得默多克不足1/100资产。

媒体笔下的邓文迪

“1985年,邓家拥有了第一台电视机。它的质量不过硬,屏幕常常爆出雪花,有时候还会罢工,但邓文迪还是在断断续续的画面中看到了外面的世界。她记得自己看过的第一部外国电影是《音乐之声》。”

“在派对上,邓文迪会把可能对你有帮助的朋友一股脑儿介绍给你,也细心准备好自己钟爱的珠宝和W olford丝袜。”

“‘她非常Smart,非常Sharp,非常Q uick!’邓文迪‘穷学生时代’的朋友Jenny说。”

“在纽约,邓文迪曾经自豪地告诉记者,她那远在澳洲90多岁的婆婆依然每天自己开车,‘很拉风的’。”

“邓文迪的另一位好友、电影人罗燕说:‘我在他们家吃早餐时,默多克会说:你们自己开冰箱拿吃的。他也会给你倒水,虽然家里至少有4个穿着制服的服务人员。我们一起到小饭馆里吃饭,桌子并不比一张茶几大多少,也没有保镖。’”

“‘当看见Alberta Ferretti黑色小礼服时,邓文迪如同小女生一样雀跃后快速地决定:这件我很喜欢,Alberta是我的好朋友,经常在美国要我试穿她的新衣服!然后,她望了一眼记者带来的服装师:’你觉得呢?帮我参谋吧!‘”

责任编辑:周文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