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8中心店

吴彦祖变身奶爸:不想女儿知道老爸是明星(

吴彦祖变身奶爸大谈育儿经

11月22日,吴彦祖、姚晨、安以轩、任达华、戴立忍等主演的悬疑动作片《控制》就将上映。昨日,导演毕国智携吴彦祖、安以轩亮相广州为影片宣传,虽然片中吴彦祖的“前女友”姚晨未现身,但吴彦祖与“办公室情人”安以轩打得火热,两人以红唇纸牌亲吻,安以轩独霸“男神”十分过瘾。

而在媒体采访环节,吴彦祖暂时把《控制》将要面对《地心引力》、《饥饿游戏2》的压力抛在一边,与记者们分享起他的育女经。早前说只有女儿才能“控制”他,昨日又把老婆也补充进“控制”名单,不过“老婆可以讨论,小孩子现在不会讲话,想要东西就一定要给,不然哭一天,一定要满足她,睡觉还是吃东西,都要先满足”。平时他有时间都会帮忙带孩子,“太太跟我说,我是拍嗝王,因为小孩子喝完奶后要拍嗝,我什么时候都能让她有嗝”,说到此处,吴彦祖满脸得意。

当了奶爸更想演爸爸

《控制》拍摄的时候,吴彦祖的小宝宝还没有出生,片中他有一个未谋面的10岁儿子,两人的互动戏份不多。吴彦祖演过不少角色,当了父亲后就想挑战奶爸的角色,“以后肯定有人会找我演爸爸。我年纪不小了,而且现在完全不一样,有了小孩跟你没小孩子是不一样的,抱小孩子的动作都会不同,当过父亲会不一样”。

有了小孩后吴彦祖休息了很长一段时间,“以前是工作第一,爱情家庭都排在二三,现在肯定是孩子第一。出生第一眼看到宝宝,我就知道她是第一了。休息一年,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她的成长很宝贵,是买不回来的。电影我永远都有机会,推了很多,当然都有点可惜,但是女儿更重要”。

而在家带孩子的经历,让吴彦祖猛夸女儿很乖,“她真的很好带,过了一个月就很好了,晚上不会起来,10点钟睡觉,第二天6点起,还是很舒服,我也睡得好。比其他朋友好多了,有些现在都要晚上起来,弄得黑眼圈精神不好,我的运气比较好”。

不想女儿知道明星身份

孩子一天天长大,身为明星的小孩子生活环境肯定不一样,特别是狗仔队的关系,吴彦祖说给孩子保护是当然的,“我有其他一些香港艺人朋友觉得很辛苦,有狗仔队在学校门口等,为了拍小孩子的照片登在杂志上,我觉得这个很不对。你是公众人物,但小孩子不是公众人物,需要保护,她出生那天,我特别有个感觉,就是想保护她。平时在街上被人偷拍,我不会介意,因为我是在这个行业没有办法,但是如果我跟她在街上被偷拍,我会拒绝。”

而孩子对于明星爸爸身份的认知,吴彦祖说自己不会太故意的说明,对于如何告诉孩子自己的身份他考虑了很久,“现在还没有清楚的答案。我也想过不要让她知道我是明星,不给她看我的片子,不要以为我是一个特别的明星,只是一个普通的爸爸,但不知道做不做得到”。

希望给孩子自由环境成长

现在孩子还小,但吴彦祖也开始考虑以后的成长和教育,希望可以让她有个自由的环境长大,“香港有些不舒服的事情,比如小朋友要补课学钢琴很忙,没有自己的时间,我觉得不健康。因为一直逼小孩子做事情会引起反感,小时候妈妈逼我学钢琴,我也很反感。反感到什么程度,有一天我想到个办法,用录音机录了一个小时琴。她在厨房,我就播录音,让她以为我在弹钢琴,其实我躲在下面看漫画书。这个东西不见得是好,还是要看她喜欢什么,对什么有兴趣,我不会逼着她”。

中国人习惯父母在家庭教育中扮演红脸和白脸,吴彦祖觉得对小孩子的教育还是尽量要平衡,“有的时候你要凶一点,有的时候你要温柔一点,没有说做一个好人或是坏人,不过现在对我来说还早吧”。

迎战好莱坞有压力有准备

好莱坞电影主宰11月已经成为影市大势,11月22日上映的《控制》将面临《地心引力》、《饥饿游戏2》的正面冲击。吴彦祖表示自己有心理准备,但票房就非他所能控制,“投资方觉得这个档期好,因为同档期没有其它华语片,压力当然会有,但也想证明华语电影只要认真做,一样有机会凭创意突围,虽然我在美国长大,但我一直相信只要有更多用心的电影人,华语片也可以很强大,希望大家支持。”

《控制》是吴彦祖最“用心”的一部作品,不仅身兼监制、主演,他还积极参与到片中背景城市的设计当中,这座耗资千万打造的“控制之城”融合了新旧、贫富、现代与未来的矛盾,吴彦祖视之为影片的一个重要角色,“它来自我的内心,里面很多建筑都是我设计的,还可以让爸爸看到,我学这么多年建筑并没有浪费吧”。

吴彦祖冯德伦合开公司

都是“不安分”惹的祸

北京大学生电影节的新设单元“华语新片点映平台”,前日在京启动。开幕影片《控制》两位制片人冯德伦与吴彦祖,亲临现场与大学生交流创业心得。

当被问起联手创办公司的原因,吴彦祖笑称因自己“不安分”,“不安分是因为在不断寻找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开公司也并不妨碍我演戏。”冯德伦则表示,“当演员、歌手虽然成功,但缺的还是成就感。很多时候不去尝试,就永远不会知道自己能做到多少。”

谈到《控制》,冯德伦称是吴彦祖带回来给他看的,当时就被剧本吸引住了,“它有一个特别的元素,就是故事背景放在一个未来的环境里,是一个我们既陌生又熟悉的城市。”

责任编辑:周文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