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8中心店

黄海波曾靠高圆圆介绍对象 买过一板车玫瑰(图)

由黄海波、高圆圆主演的电视剧《咱们结婚吧》正在热播,黄海波饰演“恐婚男”果然,高圆圆则饰演“恨嫁女”杨桃,两人在剧中是一对欢喜冤家。昨天是“光棍节”,现实中的黄海波仍是单身,和戏里相反,他在接受记者专访时称自己是“恨娶男”,希望能尽快找到另一半。

“圆圆想把闺密介绍给我,但我忙着搞艺术”

羊城晚报:这次跟高圆圆合作,感觉怎么样?

黄海波:我觉得跟圆圆的配合是无与伦比的。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又是老乡,在2003年就认识了。我们常说找机会合作,这次终于得偿所愿。这个戏在2012年7月底开拍,但从5月我们俩就开始准备,那两个月里我和圆圆每周都要通电话至少一小时,包括聊剧本,把各自生活上的事情讲给对方听,在最短的时间内迅速地了解对方。所以到一上手合作时,默契度非常快就有了,这也是我在这次拍戏中得到的新的经验。

羊城晚报:现实中你们两人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情形?

黄海波:在一个朋友家,圆圆还带了她的一个闺密过来——她想把这位闺密介绍给我,但我当时不知道。那时候“非典”刚过,大家好不容易从家里出来了,就到朋友家吃个饭,而我刚毕业不久,满脑子都在想拼事业,没想女朋友这事。哪有工夫谈恋爱,都忙着搞艺术呢(笑)。

羊城晚报:高圆圆现在还有给你介绍女朋友吗?

黄海波:我们拍《咱们结婚吧》的时候,她之前介绍给我的那个闺密还是单身,结果圆圆又把她带到现场来。我去到后居然没认出来,然后圆圆和我一说,我觉得哎呀挺尴尬的。

羊城晚报:在剧中,高圆圆的角色是“女神”,这跟她本人有什么相似的地方吗?

黄海波:我在生活中“恨娶”,而圆圆在生活中不“恨嫁”,戏里戏外我们两个都是完全相反的状态。戏外的圆圆很活泼,说她是女神是因为不熟悉她。其实圆圆非常亲切,给人没有距离感,而她的内心又非常坚强。圆圆是天秤座,心地善良,希望你好我好大家都好……我觉得我亲爱的兄弟赵又廷赚到了,好好珍惜吧。

“我干过最浪漫的事,是买了一板车玫瑰花”

羊城晚报:生活中的你对待感情,是比较主动还是比较被动?

黄海波:我对于这方面事情的反应总是慢半拍,有时候女孩子得暗示两次才能有反应。要跟这个女孩好的话,我必须得确定至少有百分之七八十的把握,不然不会主动出击。不过,一旦明白了,我的行动会变得很积极。

羊城晚报:那在恋爱中你是浪漫的还是实在的?

黄海波:我比较喜欢那种平淡的惊喜,因为生活不是电视剧,生活就是平平淡淡的。我干过最浪漫的事,是买了一板车的玫瑰花——就是那种三轮的板车——花都是带花盆的,因为我觉得买一束玫瑰的话,可能一两天就凋谢了。我印象中买了12盆玫瑰,然后每天给它浇水,等待它们盛开。我喜欢实在的浪漫。

羊城晚报:听说你很想早日结婚?

黄海波:我爸妈是当兵的,我们家相对传统。在部队大院当年我们那一波,女的都当妈了,男的都当爹了,就我例外。然后在这行业里,我身边的一些好哥儿们,最不可能当爹的都当爹了。我爸妈经常为什么事吵架?就为黄海波将来要一个孩子还是两个孩子的问题,听得我说这是哪跟哪啊。我还必须经常跟他们汇报相亲的事,其实也没有见几个,回去得自己编,就要让他们觉得我哪天都没闲着。其实我就想找一个搭帮过日子的人。再说俗点,我想给我一剂强心针,我要知道黄海波未来的奋斗事业是给谁干的。

“有一回相亲,被秀波老师撞上了”

羊城晚报:以你现在的条件,要找对象应该不难吧,是因为选择太多无从下手吗?

黄海波:我丝毫没有选择困难症,这也不是选不选择的问题。谈恋爱要讲究一个感觉,没有感觉,我妈的说法是可以慢慢培养,可我哪有时间跟人慢慢培养?我去相个亲,是有多远躲多远,万一被逮着了,别人会说,你看,黄海波今天跟这姑娘聊,明天跟那姑娘聊。有一回相亲,被我们公司的(吴)秀波老师撞上了,一进门我说前面三个人的背影怎么这么熟悉,一看是吴老师还有我们公司的两个同事。他们问我在干吗,我说相亲来了,他们表示出极大的兴趣,说让我们看看吧,我说也行啊,大家就一起进屋了。结果人家一家子人忙着拍照,一见吴老师就逮着咔咔咔一顿拍。

羊城晚报:面对婚姻,你好像不是那么勇敢?

黄海波:爱情是两个人的事,谁也插不进来,但是婚姻不再是两个人的事情,是相爱的两个人和他们个人背后的一大群人,包括家人、朋友等种种社会关系,这是一个相互融合的过程。融合得好,幸福美满;融合得不好,即使你们俩再相爱,未来也有隐患。

羊城晚报:对于何时结婚,你会不会有一个时间表?

黄海波:我从2001年毕业到现在,在这行业里有12年了。我遵守行业的游戏规则,但是我有底线,我觉得我真到被婚姻法“保护”的时候,再与大家分享,之前我觉得聊也没劲。(记者郑惟之、周芷茵)

责任编辑:周文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