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8中心店

张曙光女高音情妇受审认罪曾是铁路文工团演员

罗菲在书记员的带领下走进法院。

罗菲演出资料图片。京华时报记者蒲东峰摄

昨天下午,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张曙光的情妇、原中国铁路文工团歌唱女演员罗菲,在市二中院出庭受审。她被控掩饰、隐瞒情夫张曙光的受贿犯罪所得共计198万余元,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罗菲当庭认罪。

  □庭审

  素颜出庭躲媒体镜头

昨天下午1时30分许,罗菲在辩护律师等人的陪同下来到市二中院西门安检大厅,她看上去很平静,约10分钟后跟随书记员向法庭走去。

与曾经在电视上浓妆演唱时的形象不同,她昨天素颜,穿着白色运动上衣、蓝色紧身牛仔裤、白色运动鞋,梳着马尾辫,比电视上看着清瘦一些。见到有摄影记者拍照,罗菲将头低下扭向一侧,并借助手和头发遮住面部。进入法庭后,她坐到被告人席上,在开庭前未再回头。

罗菲现年32岁,原是中国铁路文工团歌舞团歌唱演员,是一名女高音歌手,曾代表铁路文工团参加2010年的第十四届青歌赛。

2011年6月13日,在张曙光被抓约4个月后,罗菲因涉嫌受贿罪被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监视居住,同年6月24日被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刑事拘留。去年1月,罗菲被东城检察院取保候审。

  起诉罪名并非最初受贿罪

今年8月,东城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侦查终结,以罗菲涉嫌受贿罪将此案报送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审查起诉。市检二分院经过审查,在起诉时将罗菲的罪名由受贿罪变更为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

检方指控称,罗菲于2007年至2011年1月间,明知广州中车铁路机车车辆销售租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杨建宇给予的款物,系其情夫张曙光的受贿犯罪所得,仍予以掩饰、隐瞒,上述款物折合人民币共计198万余元。罗菲于2011年6月10日被查获,涉案款物已追缴。

检方认为,罗菲明知是犯罪所得仍予以掩饰、隐瞒,应当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是指“明知是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而予以窝藏、转移、收购、代为销售或者以其他方法掩饰、隐瞒的行为”。据悉,检方起诉时并未将罗菲的涉罪行为定性为“情节严重”,如果检方起诉最终获得法院认可,罗菲可被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而如果以受贿罪起诉,则起步就是重刑。

  证言中承认情人关系

在张曙光受审时,检方宣读的罗菲证言显示,她承认自己和张曙光是情人关系,收受了杨建宇的财物。

中国铁路文工团歌唱演员高某的证言称,2011年4月,罗菲将一个黑色箱子放在高某那里,当时张曙光已经案发。高某后来将该箱子交给了检察机关。

据悉,罗菲昨天当庭认罪,庭审进行了不到两个小时休庭,没有当庭宣判。

  ■张曙光供述

  “我非常喜欢她”

在张曙光受审时,公诉人宣读了张曙光以前的供述。他说,2005年年底,他刚刚认识罗菲,“非常喜欢她”。一名向张曙光行贿的企业老总也形容说,张曙光喜欢罗菲“喜欢得不得了”。

张曙光说,为了追求罗菲,他那段时间开销比较大,“而我那时刚刚提了运输局局长,手头也不是很宽裕”。

恰好在那段时间,今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戈建鸣到北京找张曙光。张曙光说,他与戈建鸣的父亲是20多年的老乡,对方是拥有几十亿资产的民营企业家。“戈建鸣到北京说给我汇报工作,主要就是说他当了总裁接班了,自己能做主了,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找他,也希望我能一如既往给他们公司支持。”

张曙光说,过了一段时间,他就给戈建鸣打电话,说他需要用一些钱,“他问我用多少,我说先准备200万吧。让他给我送到北京,我没和他说用钱做什么,他也没问。”

戈建鸣到北京后,他们一起在酒店吃饭,之后在停车场给了张曙光一个黑色拉杆箱。“回家打开看是200万元,一半是崭新的钞票,另一半是比较旧的钞票。”张曙光说,他将大约七八十万元放在了保险箱里,陆续和情人罗菲一起花了。还有其中一些钱加上自己以前的一些钱,用于给罗菲买房子了。

此后,他还找戈建鸣拿过600万,“参评院士用钱就从里面拿,给罗菲花钱也从里面拿。”

  □案情

  商人出钱帮张曙光养情人

张曙光的妻子和女儿常年在国外,身为“裸官”的张曙光养情人并不保密,广州中车铁路机车车辆销售租赁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杨建宇和他们来往密切,他曾掏钱帮张曙光养情人。

  送钱方式1

  买名牌手表

杨建宇的证言显示,2007年12月,罗菲要去香港玩,杨建宇安排香港公司的司机陪她。罗菲在香港玩了几天,最终买了一块表,花了二三十万港币,司机垫钱后由杨建宇归还。杨建宇说,他和张曙光见到罗菲戴的手表还一起议论过,“觉得这表挺一般”。

2010年十一长假,张曙光和罗菲在王府井一家酒店的一层购物中心买手表,打电话让杨建宇付款。杨建宇说,当时营业员要求付现金,他就跑到银行提了50万元现金,然后返回酒店买了那块表。

  送钱方式2

  送30万车款

2008年年中的一天,杨建宇和张曙光、罗菲一起吃饭,罗菲说想换一辆车,杨建宇便说要赞助。

没过多久,他在香格里拉酒店看到了罗菲,便到房间拿了30万元现金用纸袋装好,到停车场交给罗菲,“我说赞助她买车,是一点心意,她没有推辞就收下了。”

两三天后,三个人又一起在香格里拉吃饭。杨建宇说,罗菲告诉张曙光,说他给了30万元让她买车,张曙光向他表达了感谢。“我之所以给罗菲30万元,主要是考虑她和张曙光是情人关系,给她送钱主要还是讨好张曙光”,杨建宇说,他希望在蓝箭列车项目上获得张曙光的帮助,也想通过张曙光获得铁路系统更多的订单。

  送钱方式3

  月发1.6万工资

杨建宇说,2009年初,一次他和罗菲、张曙光吃饭聊天时,罗菲说她收入太低,没有演出的话每月只能拿几千元的死工资。杨建宇于是提议让罗菲在他公司做企业文化宣传。张曙光说,一个月给五六千元工资就够了。

最终,杨建宇决定每月给罗菲1.6万元。杨建宇说,从2009年初开始,公司每月给罗菲工资卡里打1.6万元,总计三四十万,然而罗菲从来没到公司做任何工作,“让她来公司只是一个托词,给钱纯粹就是为了讨好张曙光,张曙光也明白。”

  □链接 铁路高官还将有“女眷”受审

记者了解到,除了张曙光的情妇罗菲,原铁路系统高官的情妇、妻子还将有人受审,其中包括原昆明铁路局局长闻清良的情妇钟华、原铁道部运输局副局长苏顺虎的妻子叶晓毛。

在闻清良案中,检方指控,闻清良涉嫌的6起受贿事实,有3起是伙同情妇钟华受贿,金额近1500万元。指控称,闻清良伙同钟华,收受山西光大焦化气源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任志国给予的钱款共计1000余万元;收受山西楼东俊安煤气化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郭华给予的钱款共计300余万元;收受曲沃县闽光焦化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董事长张邦才给予的款物共计200余万。

据悉,检方指控钟华涉嫌受贿罪。而苏顺虎的妻子叶晓毛则被诉助夫掩饰、隐瞒受贿所得1300余万元,涉嫌罪名与罗菲一样,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

责任编辑:周文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