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8中心店
xjw-logo 首页 > 数码 > 新闻 > 正文

红孩子幕后隐秘交易:苏宁收购前投资方出局

曾经是电商希望之星的红孩子最终被苏宁收购,并不仅仅是一出因战略失误而意外陨落的电商故事,其幕后可能隐藏着更为隐秘、宫廷式的血腥争斗。

  9月25日,知情者向腾讯科技爆料称,两个月前,即今年7月,红孩子完成了一轮不为外人所知的流血融资,一家神秘机构以1000万美元拿到了红孩子大部分股份,而曾经的主要投资方北极光以及凯旋创投双双出局董事会,一幕无声而残酷的政变发生在苏宁收购之前。

  如果这一幕属实,那么苏宁以6600万美元收购红孩子的最大受益者,无疑正是这家神秘机构,其吞下了6600万美元的大部分,两个月内即获数倍之利。

  谁又是最大的受害者?一是最后时刻被出局的北极光、凯旋创投等投资方,他们曾经投资给红孩子至少数千万美元,但到手的可能只是寥寥之数的安慰奖。二是红孩子联合创始人李阳、杨涛等人。2008年被迫离开红孩子时,李阳、杨涛还持有9%的公司股份,但当苏宁收购红孩子的交易完成后,两人的股份已被稀释到近乎为零——回报仅有数千美元。

  红孩子背后的几家公开投资机构始终保持沉默。腾讯科技试图联系相关投资方求证,但未能得到答复。

  

红孩子的内斗剧不断升级



  “所有传统企业在转型中遭遇的问题,红孩子都遭遇过了。”9月25日,就在苏宁宣布收购红孩子当天,一位红孩子前高管向腾讯科技表示,红孩子最关键的问题在于人祸。“很多公司失败不是败于竞争对手,而是败于内部,红孩子也是如此。”

  该人士向腾讯科技表示,红孩子早就陷入派系斗争,尽管还处于创业阶段,但高管同甘共苦的日子已过去,并开始抢夺果实,考核不是以业绩说话而是比谁和谁走得近。

  红孩子刚创立时共四位创始人,四人合计投入200万元,并搭建“1(CEO)+3”的管理架构,但这一看似稳定的架构早已解散,从2008年到2011年,红孩子内部不断上演宫廷政治,联合创始人李阳、杨涛、马建阳等相继因各种原因离职,仅留下徐沛欣。

  李阳曾经表示,驱逐他出公司的行动如同“一场政变”,当时他给所有投资方打电话寻求支持,对方都以出国为借口不予答复。而在李阳离开公司后,所有其提出的政策都被推翻。

  2011年,另一个联合创始人杨涛与徐沛欣爆发冲突,两人在管理层会议上激烈争吵,结果是杨涛出局,徐沛欣独掌红孩子。

  谈及创始人陆续离职时,徐沛欣曾说,“红孩子不需要英雄主义。公司是向全体人负责,还是向一小撮人负责?”不过,当时就流传红孩子中高层斗争依然强大,部门计划执行不下去。

  频繁的内斗加上创业元老不断离开不仅让红孩子原有企业文化淡化,内部腐败问题也开始呈显,涉及红孩子采购等业务,这不仅导致与供应商关系紧张,还伤害用户体验,因为红孩子网站上时不时推荐比市场价更高的商品。

  坊间流传的故事是,红孩子一位员工不经意透露,自己原打算一年挣20万,没想到半年挣60万,自己喜出望外,言下之意是其收取很多回扣。红孩子公司获知后,将这名员工告上法院。随后揭开的黑幕令人惊愕:红孩子采购业务板块存在严重腐败情况,尤以北京地区为甚。

  在电商公司,员工拿供应商回扣并不稀奇,但很多公司均采取严查姿态。以京东为例,京东CEO刘强东对此是零容忍,一旦发现员工收回扣,立马开除,甚至整个部门可能被砍掉。然而,接近红孩子人士指出,徐沛欣对内部腐败态度相当暧昧和容忍,“如果是李阳,肯定要展开内部反腐败。”

  供应商对红孩子也心存不满。一位供应商批评称,红孩子早已不是原来的红孩子。“有些线上企业刚断奶就没有线上零售企业的创新意识,而对线下零售企业那种无良对供应商掠夺式合作对消费者欺骗式消费手段奉为宝典。”另一位供应商称,由于拖欠供应商货款,经销合同代销结款等原因,红孩子早在2010年就陷入信用危机。

  至于徐沛欣本人,多位其前同事指出,徐沛欣起步很高,自身条件很好,涉足房地产、装修、影视、投资、保险等众多业务,根本不需要创业,也不需要靠经营红孩子来改善生活。

  一位红孩子前高管回忆徐沛欣时说,徐是个商人,平时忙着处理各种生意,很多时间不在公司,也不可能有太多时间研究公司产品,而公司很多事情需要他审批,这就使得很多工作处于不可控状态。此外,徐沛欣在任用人才过程中过于随意,经常让管财务的去管采购,管人事的管网站,导致红孩子发展过程中始终缺乏懂行的人在上面指挥。

  更严重的是,多个投资方派员管理,导致公司内派系林立。此前曾有媒体援引一位投资方高管的话说,在红孩子要做到心里想的、嘴上说的和行动做的不统一才能生存。实际上,徐沛欣本人也是受害者,去年有传言,因对徐沛欣不满,徐沛欣一度被架空。

  “公司变成由风投直接管理的公司。”一位中层管理者抱怨说,“起码在我所知道的创业企业里,没有这种情况。”电商行业分析人士鲁振旺也指出,李阳、杨涛等创业团队相继离开,VC指定的管理人员按照集团公司架构操盘,接受VC控制,距离业务却越来越远。

  这种糟糕管理文化的直接恶果是:过去两年,中国电子商务市场取得突飞猛进发展,曾经一度红火的红孩子却逐渐迷失自己,快速跌出电商行业的领先阵营。

  红孩子2011年销售额15亿,处于亏损状态。徐沛欣曾披露,2010年红孩子销售额为15亿,2009年销售额为20亿。这也意味着红孩子连续三年零增长,与当初年增长300%形成天壤之别。

  而最新的黑色幽默是,曾经控制公司的投资方们也在最后一轮血腥融资中被洗出局,成为红孩子宫廷内斗剧的牺牲品。

  腾讯科技曾多次尝试联系徐沛欣,就红孩子现状及苏宁收购事宜向其咨询,不过,徐沛欣并不愿就此表态,仅表示:“谁告诉你的问谁去。我在忙一些其他事情。”

  

风险投资商惨败 垂直电商整合大戏开幕



  了解内情的人称,过去两年多时间,红孩子和多家公司都有过接触,包括新浪、搜狐、百度等。红孩子曾希望引进搜狐CEO张朝阳个人投资,其后也讨论过卖给搜狐,甚至沃尔玛也曾经和红孩子有很深的接触,但最终也未进行投资。

  最后出手的是苏宁。苏宁在今年初和红孩子接触,收购框架7月确定,之后苏宁派审计人员进驻红孩子盘账。消息人士透露,红孩子一度为拉高销售额进行赔本促销,毛利为-30%左右。

  但苏宁至少在表面上还是对这一交易表示满意。苏宁电器副总裁任峻表示,6600万美元的收购金额与红孩子超过10亿的销售额相比,市销率仅为0.5,这也是目前的市场标准。

  曾经的投资者或许早已后悔。此前就屡有传言称,由于对红孩子前景不看好,投资者急于退出,创始人无心也无力扭转局面,红孩子寻求出售已是必然。此次6600万美元出售,包括收购前两月神秘融资,也意味着红孩子投资人北极光、NEA及凯旋创投在多年投入后最终惨淡收场。

  红孩子投资方北极光的合伙人姜浩天向腾讯科技表示,这一投资案例并非自己负责,不方便就此表态。北极光负责红孩子项目的合伙人邓峰未接听电话。

  不过,姜浩天此前曾公开表示,电子商务是TMT领域的重灾区,由于国内竞争太惨烈,为能够和竞争对手对垒,电商企业首先得把自己降级,把自己降低至不赚钱的位置再与对手竞争。此外,这两年互联网流量成本涨得非常厉害,原本电子商务可更准确把商品信息传递给适合他的人,现在效率低、成本高,很难做到精准。电商所预期的以实惠黏住消费者也变为空谈。

  作为邓锋同事,姜浩天这一观点或许折射出北极光对电商行业相对悲观的态度。实际上,就在红孩子传出出售传闻后不久,又传出玛萨玛索可能卖给苏宁,而玛萨玛索和红孩子背后投资人均是北极光,这也被认为是北极光的“清仓”之举。

  互联网观察人士王冠雄指出,红孩子卖给苏宁是不折不扣的贱卖,VC斩仓止损。此举意味着过去一年来一度狂热的市场开始回归常识,市场进入寒冬,将有更多垂直B2C难以为继,行业将出现更大规模的整合和并购。

  作为此次苏宁收购红孩子的财务顾问,易凯资本CEO王冉全程参与。王冉表示,这次收购对电商行业来说,是“打响了密集整合的第一枪”,大的电商平台可能会开始整合大的垂直电商。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红孩子 隐秘交易
责任编辑:刘佳佳